星学( 447 篇)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今年的父亲节前夕,我获悉了从故乡母校传来的讯息:先父之讳号已被用来命名了他生前所任职的医院放射科大楼,唤作“曹来宾影像楼”。此乃老人家辞世六载后又被官方追授的一项哀荣,作为其长子的我,感触良多。 纵观海外,有不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德国与奥地利交界的重山峻岭深处,隐匿着一绝世琼塘瑶池--国王湖(Konigssee)。这个第四纪冰河期形成的渊潭,约五平方公里,狭长清幽,深达200米,故而无波,面如明鉴。周遭绝壁陡峭,有德国第二高峰瓦茨曼山,典型阿尔卑斯风貌。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到秘鲁旅游,无不首选著名世界文化遗产--马丘比丘,而达此地须先飞到库斯科(Cusco)城,再转乘四小时的火车方能深入崇山野岭中的目的地。而库斯科本身,也是一座千年古邑,被誉为“安第斯山王冠上的明珠”,史上曾为辉煌的印加(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马丘比丘(Machu Pichu),秘鲁安第斯峦脉中的一峰,土著语意为“古老的山”,因上发现了古代印加帝国的最著名废墟,被册封为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地,名扬天下。数不清的画报照片上都不缺其倩影,辄诱人向往之。尽管已先入为主、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母亲节又至,已无致敬对象的我们亦逐渐习惯了常规接受膝下儿女的致贺。与往常合家外出聚餐不同,今个小囡去了新加坡参加国际医学会议,儿子在外地念书不能回归,就俺俩居家自过。 不过女儿倒是老早在游荷兰时买了一大包郁金香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俺半生走南闯北的,领略过海内外不少瀑布,又移居世界第三大瀑尼亚加拉水浒、瀑布之城汉密尔顿侧畔,“看惯了船上的白帆”,有点审美疲劳了水帘挂川,故在前往南美观伊瓜苏时,以为环球之冠跟亚季军间或不相伯仲吧。 然而及至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无数次从画报和摄影作品中得见这个梦幻般湖畔小镇的芳容,却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谙其名、是何方圣地,直到后来合家首游奥地利,才晓得原系这国的稀世珍宝,叫哈施塔特(Hallstatt)。惜当时行程只涵维也纳与萨尔斯堡俩大城,纵使后者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开春已数周,多伦多却毫无和颜暖色,纵然是阳光明媚,但仍寒意料峭,逼人缩头缩手,垦呼切唤真正的春天快快出来。 憋屈了漫漫一冬的我们,实在箍不住驿动的“春心”了,上周六见天色晴朗,貌似阳春,尽管冷风飕飕,也顾不得恁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如果说夏威夷是北半球太平洋心的一串珍珠,那么复活节岛就是南半球相应位置的一颗翡翠。无独有偶,遥相呼应,难怪后者土著自称居于“世界的肚脐”。夏威夷以其活火山及度假地名扬天下,复活节岛则以众多谜样身世的巨石像蜚声寰球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不知觉中去国已25载,二老健在时我每年都还乡省亲,丧考妣后回去的自然少了,一己马齿徒长不胜远飞其苦。然桑梓的蓝天白云、青山碧海、红瓦绿树,却不时入得梦来,萦魂魄牵神归乡邦,弗绝于寐。毕竟美丽的岛城是俺出生成长、求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