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杜( 75 篇)
1 2 3 4 8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相信吗?我的两个女儿是两代人。 “妈妈,我和贝贝是两代人。”我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听错了,两个孩子相差八岁。“我是千禧代,Millennials , 又叫Gen Y,妹妹是Generation Z,简称Gen Z,”丝丝侃侃而谈。 “妹妹这一代从出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禁足在家,亲朋好友没机会见面,电话忽然热闹起来。不用微信和手机短信联络,仍坚持拨打家里座机号码的,多是西人朋友。 煲电话粥却不论西人还是中人,只要是女人,个个身怀绝技。疫情的关禁,“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人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火警震耳的鸣叫声响起来时,我刚按了上楼的电梯按钮,手上还套着一个塑料袋,老妈逼我套上的,这是她的绝招,比戴手套方便。 “不知道该不该往楼外跑。”我对母亲说,看周围没有慌张的人流,“可能只是一个火警测试。但火警时电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在7月13日Global News上看到一篇文章: ‘I thought this was a hoax’, Man, 30, dies after Texas ‘Covid party’. 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位30岁男子参加了一个“新冠病毒聚会”,染上病毒后死去。当地医生Jane Applebee在社交媒体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天突然热得不像话,出门就一身汗的情况在加拿大并不多见。太阳姐姐半掩琵琶半遮面的清晨,是院子里做农活儿唯一的可行时间。连续几天无雨,土地干涸,植物焉垂,劳动的念头和我的双眼同时苏醒,抬腕看表,5点半,赶紧的,趁着天气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写作这件事儿,需要脑子好使,且精力高度集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是极难的。 你面对着一个空空的屏幕,要在“无”中生出“有”来,每个脑细胞都得变着花样加入生产线,生产出担负着意义的词啊句啊标点符号。可这些细胞并不听话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O,Canada”唱了多年,孩子学校集会、社区球赛、联邦和城市的大型活动等诸多场合,人们起立,齐声合唱国歌之后,才进入主题活动。这种频繁的国歌复习仪式,在刚移民加拿大的早期,着实令我吃惊和感动。 在中国时,小学中学的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真正迷上“微信读书”,始于3月。禁足居家防疫,时间忽然多了起来,洗菜烧饭养花护草、归整衣橱书柜死角,手忙脚乱的身体活动中,耳朵也兴高采烈地加入劳动,人称multitasking。胳膊腿有胳膊腿的功能,耳朵有耳朵的用处。身体各部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如果把近期席卷北美的Black Lifes Matter运动比作海洋,我家这条小船,正经历着海浪的席卷,时而攀至浪峰,时而跌入低谷,它和众多船只一起,在每日新闻的热浪中风帆高扬。家,有了惊涛拍岸的气势,缘于两个女儿血管里流淌着的青春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杜杜)如梭时光,从寒冬腊月到明丽盛夏,半年时光倏忽而逝。从武汉封城到海外疫情升温,很多海外华人踊跃参与,心怀遥远的祖国和近在眼前的第二故乡,蜜蜂一样不知疲倦地穿梭在抗疫前沿和后方。我的朋友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一位叫Linca的女
1 2 3 4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