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妍( 540 篇)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阿妍)临近圣诞,广播里已经开始全天圣诞音乐了,欢快,热闹,温情,今年好难熬啊,苍白而苍凉的人心世界真的需要很多温暖和阳光来填满,抚平。今年的圣诞大概会是记忆里最特别的一次。 前些日子,领导出席了他好朋友的葬礼,葬礼上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阿妍)政府又要发钱了。华人群和网站上言论纷纷,很多人都在抱怨,说自己那么努力工作就是为了给政府养懒汉的,甚至有人出言攻击政府,质问为什么又要发钱。那么加拿大政府在疫情期间发福利到底错在哪呢? 加拿大的社会保障体系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阿妍)时光这个东西委实是大千世界里最厉害的,它吹拂过的山川改变四季,它抚摸过的脸庞由稚嫩到白发苍苍,它经历过的人心留下或激动,或迂回,或高亢,或低沉的生命乐章。无论是对人,或是对事,“1000”这个时光数字都不是个小数字。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阿妍)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每天下午在家都会和小朋友们玩“跑得快”,一种扑克游戏,比大小,升级版叫“斗地主”。 感谢疫情,否则哪有功夫让孩子们陪我玩这个。刚开始叫上孩子们是源自“让他们离开电脑和IPAD”的简单想法。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阿妍)我母亲在微信聊天里告诉我,家里亲戚很关心我们疫情期间的生活,觉得如果出国不好过,就回乡吧。亲戚的原话是“在本地找个4000块钱的工作还是容易的”。听着觉得心里还是很温暖的,毕竟有人关心惦记着你。 我只是有点不解地问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阿妍)事实上,在车祸或重大灾难发生的一瞬间,人根本没有时间产生任何念头。唯有一息尚存,思维还在时,人,才会想到生死这个残酷的问题。 我父母是特别达观的人,在生前,意识正常时就立下遗嘱签下遗体捐赠书,不存骨灰,不树墓碑。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阿妍)从三月“休学”开始,网课网会云签单云看房,各种花样与时俱进地翻新着。网课,上了大半年,真的有让人“一言难尽”的感触。 早上问候朋友,顺便关心一下她女儿。她女儿是某长青藤大学在读法律硕士,今年五月从美国回多伦多,一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阿妍)上高一时遇到一位德高望重的英语老师,他叫周斯宁。老头经常非常隆重地介绍自己名字:我是周恩来的周,斯大林的斯,列宁的宁。这名字时代烙印太明显了。老头某天心血来潮和我聊天,说到自己的经历。他说当时他父母告诉他阳光下最好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阿妍)我集邮是从高一开始,从父母的信件开始。 那时,一个高中生手上是没有零花钱的,想集邮只有从父母来往的信件上打主意。程序是这样的:从桌上,垃圾桶或者家里某个地方发现父母丢下的信封,小心翼翼地剪下带着邮票的一角,泡在水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阿妍)因为疫情,在家宅了三个多月了。加拿大疫情一直无法归零,又不敢四处乱跑。你说,在家不找点事做做,人不得疯嘛。养养花,种种菜,骂骂领导,管管孩子。 中国有句老话:远香近臭。在家时间久了,吵吵是不可避免的。比如领导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