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启樟( 347 篇)
1 2 3 4 35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新冠肺炎病毒两年前以突袭的方式打开了人类与自然界生死存亡斗争的序幕。早期几乎是由中国人孤军作战。中国以外的国家因没有受到波及,便以隔岸观火的态度看热闹,甚至幸灾乐祸。 回忆当年,加拿大政府除了疏于防范,更胸有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新冠病毒闯入人类的世界两年多,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很多成年人不用上班,很多学子不须上课,海陆空交通几乎停顿,出外戴口罩,人与人之间保持六英尺的距离,疫情较严重的地区实施戒严甚至全面封锁,政府鼓励市民接受防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在卑诗省锦碌(Kamloops)一所专门为原住民设立的寄宿学校附近发现了215具儿童的遗骸,除了令全国上下感到震惊之外,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根据一些曾经在这类学校生活过及仍然健在的学生的估计,这个发现只是冰山的一角。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抗日战争期间流行的歌曲“在松花江上”,描述中国东北之风貌与民情,感动了很多中国多人。小学时,我在学校学过这首歌,但当年人生经历少,未到过中国大陆,听不明白它的歌词,也唱不出它的味道来。 如今不同了,走遍中国大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这一生走过很多地方,但留下难忘回忆的是这几个城市,因为它们与我息息相关。 凤合市,又名“七乂涌”,越南的名字是“Phung Hiep”,它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所有兄弟姊妹出生的地方。六岁时离开了,印象已经很模糊,只凭父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这是一则听来的故事。有一对离了婚的夫妻,曾经为了争取子女的抚养权而闹上法庭,双方争持不下,结果做“母亲”的获得法官宣判未成年的一子一女都由她看管。做“父亲”的只能在周末可带领其中一个孩子出来和他一起生活两天,时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记得读小学的时候,某同班同学拿到了他爸爸送给他的一支“派克”牌钢笔,整天插在校服的口袋上,闪闪生辉,引来不少羡慕的眼光。当时年纪小,思想单纯,不知道这就是“炫耀”身分的行为。 香港“名校”来来去去只有那几间,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安省的验光师(optometrists)因经营成本增加感到入不敷出,向省政府提出建议,要求调高服务费。双方对此争持不下,验光师决定采取集体工业行动,迫使政府就范以达到预期的目的。 验光师在九月一日之后就停止这项服务,这造成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前几天看《环球邮报》,无意中发现尼亚加拉瀑布一家酒店刊登的广告,推销两天双人游大瀑布的计划,包括房费、早晚餐及免费停车,连税及服务费,只需四百五十元左右。我立即打电话去预定,随之致电一个朋友,他表示有兴趣一起去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在步入晚年之后,很多人都考虑改变居住的环境,由独立平房或镇屋搬到共管公寓去,从此省去了很多照顾房子的烦琐杂务,可享受轻松平静的生活。殊不知这个想法并非一切如愿以偿,共管公寓其实存在很多隐性的问题,或迟或早就会出
1 2 3 4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