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班上尴尬事:警察凶巴巴闯进课堂
2022-03-01 13:03:39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一生中几乎没有和警察打过交道,除了偶尔的问路。到了加拿大,倒被缠住了一次,而且罪名很不光彩。

那是2001年我第一次来加拿大探亲,住在儿子家,附近社区有ESL英语学习班,我很想参加学习。瓦列莉老师很欢迎我,但听说我不是永久居民,她说上面不会同意入学。

我那时刚好看到很多地方需要志愿者,就说我来当志愿者吧,给你做些辅助工作。加拿大对当志愿者没有特殊规定,我也就坐下听课,附带拿拿教具,擦擦白板,干得很起劲。

有一次已经上课了,突然一辆警车开到门口,下来三个人高马大的警察和一位女士,他们在我们门口嘀嘀咕咕,又把我们的老师瓦列莉叫出去。

过一会儿,两个警察把在门口,走进来一个警察,他眼光把全班一扫,问道,上课前谁到过小学的操场?

我举手表示我到过那儿,除此之外没有人应声。我看见瓦列莉的脸色突然有点不自然,我随即意识到不是什么好事。

我家当时住在附近,走大路到社区英语班要15分钟,穿过小学操场只要7分钟,路要近许多,我天天要经过几次。那警察马上把我叫到一边。问我:你在小学操场上干了些什么?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心里很高兴,这回可捞到一个机会好好练习听说了。我还没有和加拿大警察说过话,我知道自己没有犯什么事,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我马上说明,我为什么经过那里,大约是什么时间。

那警察大约二十来岁,比我高一个头,壮得像一头牛,腰里右边别一把大手枪,左边吊着一串寒光闪闪的手铐,电棒在屁股后面一弹一弹。他制服的右臂上还有个口袋,插着一部对讲机,天线露在外头,嘴一撇过去就能通话,设计得很巧妙。

他看我像没有事的,于是很严肃地问我姓名、住址、国籍。提出要看我的护照,我回答了他的提问,说明护照没有带来,在家里放着,要看可以去拿。

正在这时,他的对讲机响了起来,他一边要我把姓名、住址等写下,一边扭过头去和呼叫他的人讲起来,机子也不用取出来。

我猜想是案情又有了新发现,所以他的同事立即和他联系。他用加拿大人日常交流的语速说话,我仔细听也不得要领。这位老兄讲完以后,收走我写的那张纸,出去和门口的人商量去了。

过一会儿,瓦列莉老师和门口那位女士进来,很客气地把我引到另一个房间,老师介绍对方是小学副校长。后者彬彬有礼地对我说明,刚才有人在操场对女生进行性骚扰,他们也搞不清情况,只好打911报警电话。现在有线索说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而鄙人年过古稀,满头银发,显然对不上号。

副校长很诚恳地向我道歉,希望我谅解。当时多伦多地区发生一起奸杀女童案,警方到处追查。所以我立即表示完全理解校方的行动。

我在此时也抓住时机,要求副校长让我参观他们的学校。我说我早有这个想法,想进一步了解加拿大的教育情况,只是没有机会,今天有幸见到副校长,请她安排一个时间。

真是坏事变成了好事。副校长立即高兴地表示愿和我这位来自中国的老教师交流两国的教育情况,她答应过几天安排。

过后查明,的确是我们班的一个越南小伙走过校园,拉住一个女生,好在情节不太严重。调查了几周,多次找他谈话,把他训了一顿。

我记得前几周,瓦列莉老师安排大家把自己的全家福照片或结婚照带来,在班上介绍各自的家庭,那位越南小伙带来了结婚照,大家还称赞他的妻子漂亮,想不到这小伙花心如此!

不久前,我和瓦列莉老师回忆起这件事,她认为警察处理得有点简单,影响了她的教学,学员们学习的积极性都是很高的,她还认为我认识了副校长、参观了小学,是意外收获。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