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芳邻:一只大尾巴红狐
2022-04-19 11:34:52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春天真的到来了人间,户外温度上升到十度以上,每天到韩国人长老教会附近的空地晒太阳,成为我的例行公事。几天以来,那只肥大长满灰白色羽毛的大雁必定先我而来到这里,但今天不见它,我感到有些若有所失。

真奇怪,天天看到它时,并不重视它的存在,但今天突然失去了它的踪影,控不住出现了思念之情。

同来的老伴说,它找到了它那迷了路的伴侣,久别重逢,双栖双宿飞走了。女人的想像力比较浪漫,想出来的都是完美的结局。我的猜想是,“雁大姐”(我一直认为它是雌性的)在找寻安全的地方孵蛋,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教堂离开民居较远,所以停下不走。至于为什么它会改变初衷,我就不知道了。

我们居住的地区,有很多树木,是多伦多成为大都会之前的郊野,是各种禽鸟及野生动物栖身之所。常见的飞禽有小麻雀、知更鸟、班鸠、白鸽、湖鸥、乌鸦、不知名的黑雀及较少出现的蓝鸟、燕雀、主红雀及称霸于鸟群社会的苍鹰。相处久了,我开始了解它们的一些性格及生活习惯。

主红雀求偶的声音,非常响亮,震耳欲聋,是鸟群合唱团的主音。白鸽求偶最有耐性,情话绵绵,紧追不舍。知更鸟最没有情趣,只顾自己,旁若无人。苍鹰最了不起,它的出现,百鸟回避,但仍然走避不及,我曾经亲眼目睹它抓住一只小黑雀,饱食之后弃尸于野,施施然离开。

苍鹰喜欢筑巢于高处,在一些参天古木之顶上栖息。母鹰很有耐性训练雏鹰飞翔,教它们从一个树顶飞到另一个树顶,来来回回,乐此不疲。我们居住在公寓大楼的最高一层,曾引来一只雏鹰站在我们的阳台上,久久不敢离开,大概学飞时迷失了方向,最后要由妈妈带领它回家,从此再没有出现过。

印象最难忘的是一只大尾巴的红狐,盛装打扮,在我们居处附近出现过几次,我曾用手机将它摄录下来,成为我的珍藏。不知为什么,行为不检的女人被人称做“狐狸精”,到底是恭维还是奚落?

我这个芳邻实在太漂亮了,说女人像它,应该是赞美之词,没有贬义。这只红狐走起路来更是婀娜多姿,比“天桥”上的模特儿有过之无不及。如今芳踪沓然,大概忍不住人类的无知,不耻与之为伍。

人类的文明是自然界生物的厄运,本来可以和平共处的生存空间不断被霸占。只有小松鼠仍在顽强抵抗,绝不低头,一直在紧守它们的地盘。多伦多市内的松鼠,数量肯定多过人。

如果有一天,除了人类之外,其他物种都消失了,地球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但听说蟑螂的繁殖力最强,适应环境变化的力量也一样,在地球遭受大灾难之后,它们将会成为地球上最后生存的物种。

新冠肺炎病毒对人类威胁非常严重,但没有波及其他物种,这是一个重要的启示。人类面临灭种的危机大概被低估了,我们要认真检讨一下自己的态度,好自为之。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