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芳邻希克斯先生
2022-04-26 16:50:59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1995年移民加拿大之后,我们在一个白人为主的老区买了一间独立屋。房子重建不过十多年,只要将内墙粉饰一下,更换窗帘,安放一些实用的家具,就可变成一个温暖的家。

入伙之后,有人敲门,我应声前去开门,一个健硕的老头子出现在我面前,笑容可掬,自我介绍,并表示欢迎我们成为他们的街坊。他的名字叫马田·希克斯,在这个地区居住超过了三十多年,对附近的街道、公共设施、学校、购物中心,医务所,了如指掌。如有需要,可随时走过去问他。

他乐于助人的态度,使我大为感动,但也感觉有点意外。

事关在我们买下房子之后,有人表示我们选择错了地区,因为传统老区的白人,对新移民尤其是有色人种存有排外的心态,我为了没有详细考虑清楚便作出购房决定后悔过,但既来之则安之,并相信时代不同,这种排外心态也会因时代改变而改变。希克斯先生对我的热情态度,证实我乐观的看法是对的。

我和希克斯先生很快就成为朋友,他坚持我叫他做马田,我以后再这样称呼他。马田退休前是个银行家,被外派纽约很多年,与我任职的母公司有业务往来,并熟悉公司的一些管理层人员。在了解背景之后,大家便有更多的共同语言。由职业的领域伸延到个人兴趣,旅游经历,无所不谈。

他喜欢钓鱼,尤其走到急流的地方尝试难度极高的“线钓”(line fishing)。北美洲的急流都有他的足迹,跟着就走到更远的地方,如俄罗斯、北欧及纽西兰。大儿子和他有同样的爱好,而且技术高超,两人结伴同行很多年,仍乐此不疲。

马田还有一个爱好,是用气枪在郊野追射野鸡(pheasants)。有一次他将“战利品”除了毛送给我们作为食材,是我第一次尝到野鸡的味道,也享受到邻居的温情。

马田在区内成立的居民互助委员会担任交通组组长,向市政府建议如何改善交通及调整交通规例。他鼓励我加入,但我已经有其他义务工作在身,不能兼顾而推辞。马田执法很严,违例必报,区内的司机都避免停车在我们那条街道上。

马田的太太叫迪妮,是他第二任妻子。马田的前妻一早就去世,我没有见过。迪妮出自名门,家族与安省总督家族是世交,但从不以这些背景向人炫耀。她与马田不只在外表相当匹配,在个人教养方面也同样出众。

迪妮离过婚,前夫非常富有,继承了丰厚的资产。她曾邀请我们到她郊外的度假屋游览,原来是占地几十亩的大庄园,坐落在一个大湖旁边。

迪妮也很喜客,曾亲自下厨为我们准备午餐,马田就负责调配饮料。本地人喜欢在家招待朋友,这样才能表达真正的友情。迪妮在本区出生,是区内教会的忠实信徒,也长期为教会担任义工,区内的人都认识她。可惜年老多病,比马田先去世,我有参加她的葬礼,马田伤心到眼睛都红了,我见犹怜。

我们在2013年搬离这个区,和马田一直保持联系。我们习惯在冬天远行,出门前和马田约好相聚的日子。返家后就打电话给他,但一直没有人接听,只有留下口讯。我开始感觉不安,果如所料,他的儿子说父亲心脏病突发,与世长辞。直到今天我仍然在想念他。

我以前的邻居都是一些同声同气的华人,没有什么顾忌可言。但迁到这个近乎全白的社区是个大胆的尝试。其实除了马田和迪尼之外,左邻右舍都是白人,但他们都对我很友善,一切顾虑从此一扫而空,也学懂了如何与不同族裔相处之道。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