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斯,我们的良师益友
2022-05-03 21:30:00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我们5年前结识了老肯,他的大名叫肯尼斯,70好几了,住在我们老人公寓对面的19层公寓楼里。我们一室一厅,每月交房租约700元,他的单元两室一厅是自己买下的,但每月交管理费也要700多,当然他的大楼设备好,有游泳池。

老肯每周主动来教我们英语,我们成立了学习组,最多时有9个老头老太,他每周来一次,每次约两小时,教学生动有趣,过一段时间带我们外出,游览周边名胜,介绍风土人情,对我们帮助很大。


【图:老肯辅导我们学英语】

疫情发生后,集体学习停止,但时常见见面,email来来去去,进行网上教学。我告诉老肯,我90岁生日时朋友们在湖边的cottage为我庆祝, 他便告诉我,代表“别墅”的词还有villa, cabin, chalet, beach house等, 并一一说明其细微的不同意义。

有一次我在维多利亚公园看见几十个帐篷围成一大圈,拉上围栏,布置标语,我搞不清是什么组织在搞活动,我拍了照片请教老肯。他告诉我那是印第安人的抗议群体,他们认为维多利亚公园是他们的领地,人们进公园要获得他们的许可。看来加拿大社会尚存在某种民族矛盾。

在元月25日那天,他告诉我是波比•伯恩日(Bobby Burn’s Day),他是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浪漫主义时代的苏格兰诗人。加拿大有很多苏格兰血统的人,一个名叫艾伦的苏格兰人资助第一条横贯大陆的铁路。第一任总理和加拿大联邦和宪法创立人约翰•麦克唐纳爵士,也是苏格兰移民。

我不久前告诉他,我向老伴学习包馄饨,他回信说,英语里有句成语”You can’t teach an old dog new tricks.” (老狗教不会新把戏=守旧的人难以接受新事物),他表扬了我老伴,同时表示要向我学习,他说他习惯事事坚持走老路,这对维持一个人的认知是不利的。

老肯的email对我们了解加拿大的历史、民情很有帮助,我每次都把他的回信转给国内的亲友作为学英语的材料。

老肯的父亲上世纪20年代末18岁时移民加拿大,经历过大萧条时期,他幼年随父母生活在以莎士比亚老家为名的斯特拉特福德(Stratford),在那里上学。中年他在K-W地区工作,他妹妹一家生活在Paisley,他也在那里买了一栋小房作为乡间别墅,墙上挂着他父母双亲的纪念照。

每年在阵亡战士纪念日时,他总是要回到斯特拉特福德,参加那里的纪念活动,因为他父亲曾参加在那里组建的部队,二战中曾在意大利和荷兰作战受伤。


【图:别墅墙上挂着他父母的纪念照】

老肯对大自然情有独钟,喜欢观察动植物。春天他看到处处都是紫色和淡紫色的野花,蒲公英的花伞随风飘舞。秋天到,叶子慢慢开始变色脱落,每天有很多落叶要扫,后院的胡桃树开始落果。田野里农民驾驶拖拉机把麦草打成包,距离相等地撒布在地里,构成美丽的大地画卷。

他每天都在田野里散步,他听到啄木鸟敲打树干,在树皮上寻找昆虫。它们也用这种声音来吸引异性的注意。他也听到了山雀甜美的歌声。有时山雀也会在门廊的喂鸟盘里吃食,人们管它们叫爱打扮的花花公子。他听到了鸽子飞翔时翅膀上的哨子发出悠长的响声。

有时还能看到美国的国鸟秃头鹰在河边的空中盘旋,它们体型巨硕,非常雄伟,但其貌不扬,白色的头部和尾羽使很容易识别,它们最喜欢在河里捕鱼。

有一天早上,他散步时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美丽的雌鹿,在河边喝水。鹿一看见他,就突然起步飞跑,一路跳得很高。他在河边发现乌龟产卵,然后挖洞埋藏,但是浣熊和臭鼬挖出来吃光龟蛋,只留下遍地蛋壳。

到了晚上青蛙在附近的小河里唱出春天的爱情曲,声音震耳欲聋,我告诉他,中国有句诗“蛙声十里出山泉”形容这种情景。他产生疑问,声音这么嘈杂怎么能找到爱侣呢。

在乡间别墅他感到舒适,和大自然那么亲近,他每天散散步、浇花。他妹妹一家三代都在周围,亲情围绕。一个侄子开一家小店,有时他还要去帮忙站柜台。他最喜欢带几个小侄孙去公园和林地游玩,他觉得侄孙的笑容比一轮满月还要灿烂。

他在亲情的围绕中过着田园诗般的生活。但是他在基奇纳的教堂里担负着一定的工作,因此经常在两地间来来去去。


【图:我们会话组在他别墅门前留影】

老肯对中国历史有一定了解,知道西太后、孙中山和蒋介石,对现代中国更是关注,知道长征和文革。他对我写的回忆文章也很感兴趣,要我每篇都译成英文发给他。一篇回忆老伴去苏州上景海幼儿师范的文章,涉及那个年代西方教会在中国办学的历史。

他读了后说,他对现代中国的历史和教会在中国办学的经过都有了新的了解。

老肯与我们虽然年龄有差距,但彼此十分投缘,可谓我们的良师益友。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