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了,多伦多High Park的妍丽樱花
2022-05-18 00:13:16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多伦多第一公苑高地公园(High Park),有爿两千棵之众的樱树林,每年五月上旬,亿万单樱花开奋放,形成了悬空香雪海,贵为大都会的靓境地标,引无数人竞观瞻,成就一个不曾被命称却名副其实的樱花节盛事,远近的人们扶老携幼慕名而来,云集于此闹市中的阆苑仙境,赏花、踏青、野餐,好不热闹。

只因新冠病毒之疫,官府严禁聚众以防疠情传播,也关闭了这片樱林,不成想一晃两年多,好不容易今春重新开放。久憋闷家中仅能在线观看樱花绽放实况直播的大众,终于可以亲历久违了的现场,纵目尽睹鲜葩艳卉的芳容,与绮丽的园林自然融合,不再透过屏幕相望、隔靴搔痒解眼馋。

上周日我们起大早,骑自行车前往观瞻。樱园久封乍开,铁定观光客爆满,一定得避开洪水川流的人潮,才有较好的心情与意境把玩拍照、爽心悦目。不期七点刚过、我们抵达园边街角时,已见四处寻觅泊位的轿车在转悠、络绎不绝的游人正涌向苑林,原来有更早起飞的晨鸟先出林,我们已经姗姗来迟了。

捱至大门,几位警察把守入口,挡驾汽车驶进,只放单骑与行人入内,难怪驾车来的皆被拒之在外抓瞎找P呢。平素该园中有大量的停车位供人免费泊,只因这特殊的盛樱时节,禁止车入,以腾出尽多的空间容纳游人,是前所未有的。

我们骑行疾入,直奔熟悉的主题,一路杀到湖边的花树林前,弃车溶入赏樱的人流。眼前花开的正是时候,看客还不算太多拥挤,不似以往来得稍晚时,常见“树上开满大妈,地上趴遍大叔”拍照状,令迟到者有些无处下足,遑论清凉摄影了。

这条著名的樱花曲径,夹道的丹樱近年因届高龄而多枯竭衰朽,园林处忍痛割爱杀伐,又设法原地栽种新苗以取代,新陈交替,保持樱苑不败。所以目前小苗新枝与大株老干相映,也成趣一景;前者可使人并蒂其中留影,后者则需仰角拍照,以映进花枝招展画面中。那些晶莹洁白的花瓣,无不层层叠叠如千堆雪,横空挂置华盖;居漫坡上俯视,又恍如汉白玉铺,惊为琼瑶幻境,美不胜收。

一路下行,渐近水浒,此处的樱花更加妖娆,有的低靠湖畔,有的端立丘坡,错落有致,有镜泊作衬托,景深益佳,秀色可餐。加上湖面映出彼岸数幢高厦清晰倒影,给人一种海市蜃楼的虚缈感。高园赏樱,第一胜地,确非浪得虚名。又发现近来新种了不少玉兰花树,恰与樱花同期怒放献美,平添了园子更多的魅力。

忆俺的故乡青岛,在汇泉公园等处也有大片的樱林,乃日占时期东瀛人所植,是为国内不多的胜景地,我们打小就常去赏樱。后留美新州纽瓦克,那儿有全国最大的樱花公园,亦及时步去看花,还到过华盛顿的杰斐逊纪念堂附近樱园。但这些樱树都是平铺之地摆列,不似多伦多高园的参差有别、湖塘相伴,为靓花增色添趣,得天独厚。我等多城人实在是身居宝樱福地,甚有眼福呵。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