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欧文桑德 品尝英国“国菜”
2022-06-07 00:11:51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儿子要去欧文桑德(Owen Sound)办事,带我们去看看,这对我们来说算是去一个新旅游点。从我们滑铁卢开车去约需2小时。

该城地处乔治亚湾(Georgian Bay)的喇叭口,它是这一地区的最大城市。锡德纳姆河(Sydenham)在此注入湾中,欧文桑德就成了湖港。这里水陆交通便利,成了谷物、煤、石油和各种建筑材料的集散地,也是渔业和旅游中心。

儿子先去办事,让我们就在河边等一会儿。我们看见面前的大河波光粼粼,水面宽阔,远处的乔治亚湖波涛万顷,水光接天,烟波奥妙,一望无际,恍如面临大海,它联通五湖,给欧文桑德形成地理优势。

对面一座水泥厂的高楼拔地而起,倾倒水泥的升降斗很显眼,同时在河边有很多栓揽绳的水泥桩便于固定运输船,远景就是辽阔的河湾。

我们沿河向前走走,河边地势低,很多地方地下水渗出,水洼处处。我们就在揽船的水泥桩边留影。欧文桑德同时是安大略省6号、10号、21号和26号公路的交汇处,分别通往布鲁斯半岛、贵湖和咸美顿等地,便利的交通有利于城市的发展。

据记载,1815年,英国皇家海军中将威廉•费茨威廉•欧文(William Fitzwilliam Owen)在此勘探,并将其兄长皇家海军上将爱德华•欧文的名字(Edward Owen)命名该地为欧文内湾。

随后儿子开车带我们去当地的哈利森公园(Harrison Park),园内一条小河流过,水很清,不深,两岸绿树茵茵,一大群加拿大鹅在水中嬉戏。风光这等优美,真是人们休闲的好地方。三五游人围坐野餐桌,孩子在儿童乐园的大型游乐设施上高兴地爬上爬下。

儿子说,大女儿几岁时他也带来玩过,现在女儿即将跨入大学。

公园里的很多树木、坐椅都是人们捐献,边上有后代建的纪念牌,纪念先人在此流连的往日。人生在世,代复一代,每一代都经历艰难时刻和美好时光。上一辈离世,后代缅怀,这是人间的美好情愫。

我读了其中一块纪念牌,上面写着”In memory of our Brother, Dad & Grandfather”, 说明牌是家里几代人共立的,关系是兄弟、父子和祖孙。题词特别写明:”Nothing loved is ever lost & he was loved by all.” (人们所锺爱的都不会消失,他受到我们大家的爱戴。) 我为纪念牌所表达的真情感动。

园的中部,过了一条小桥流水,一家小餐馆露出真容。人们走了一圈,都感到需要补充能源。餐馆因园得名,即Harrison Park Inn Restaurant。餐馆不大,摆着5、6 张餐桌,园外景色透过大幅玻璃窗映入室内,令人心旷神怡。

侍者先端来冰水,儿子细看菜单,然后帮助给每个人点菜,给我点的fish & chips,其中一片柠檬挤作醋,加一碗酸菜。儿子介绍说,我这份菜虽然只值十来加元,可是英国名吃,也就是英国的“国菜”。

儿子这样一说,我回想起前些年看过的新闻报道,首相卡梅伦以英国式的待客方式请中国领导人在首相庄园附近的小酒吧一起喝一杯,吃的就是这道菜,它实际是英国人最普通的菜,也就是面拖鱼加些薯条。此后这家小酒吧也就出了名,成为中国游客必到之地。

我这次是两条两指宽冰棍长的鱼,是在欧文桑德品尝到的英国国菜,是此行难得的回忆。

再插一段趣话。我把吃英国“国菜”的事告诉我们的义工英语老师,他也很感兴趣,回信告诉我,他父母都是二战前从英国移民来加拿大的,住在当时英国文化气氛浓厚的思特拉特福(Stratford),所以每逢父亲拿到当月薪金时,他就买一大包Fish & chips 回来全家大嚼。那些鱼都在油锅里炸得很透,用旧报纸包起来,油腻腻的,报纸也渗得一片油。

不过,就像美加餐馆里的中餐一样,有些走样,此处的Fish & chips和老家英国的也有些差别。他从照片上看,认为我盘里的鱼个头够大了,外拖的面糊也炸得很不错。这位英国老移民的评论一定是很中肯的,我心里这样想。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