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开放日的多彩圣殿之旅
2022-06-08 00:31:39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只缘新冠瘟疫横行,多伦多两年没搞门户开放日了,今春终于复常,百多景点纷呈公众,市民雀跃争睹。

因以前几乎都看过了那单列的名筑精舍,此次我们重点选择择不同宗派的神殿观瞻。华人西游都不外浏览洋庙堂,其集信仰、文史、艺术之大成于美厦一身,浓缩代表了西方文明。北美人文历史较短,却不乏欧人舶来的宗教符号,虽古韵不足,亦够人不出城即可大饱眼福。


【图:圣雅各主教座堂】

首先拜谒圣雅各主教座堂(The Cathedral Church of St.James),位于市中心国王东街、著名的圣劳伦斯市场旁。这座大多地区最高的宗教楼宇,落成于1853年,其前身更早,几经火灾屡焚屡建,至今已逾225年。它是英国圣公会多伦多教区的母会,统领着南安省272间教会。

走进93米高的圣堂,典型哥特风貌扑面而来,庄严肃穆深幽,貌若科隆大教堂内,惟穹顶横架的褐色木拱梁是其不同。巨幅山墙上嵌着的大管风琴,造型勾边亦是哥特样式;瘦高的彩绘玻璃窗斑斓光怪,予人神秘陆离幻觉。圣公会乃基督教新教的分支之一,16世纪由英王亨利八世带领脱离罗马教廷独立而成,但对原教旨的改革并不多,被认为是“新教中的旧教”,目前在全球共拥有教徒8500多万。


【图:圣乔治希腊东正教堂】

其次造访圣乔治希腊东正教堂(St.George Greek Orthodox Church),建于1897年,西临伊顿中心不远。殿宇本身蛮气派宏伟,可惜窝于僻街中、缺乏庭深气度。它是安省头一间、多伦多唯一的希腊正教会。

遁身其内,一派拜占庭艺术风格映入眼帘,古色古香,四壁及天花板绘满中世纪色彩的壁画,多为圣像或新约内容。穹窿下硕大的水晶吊灯,彩窗绘图别具一格,发人联想起伊斯坦布尔索菲亚教堂。

东正教是基督教的一大派系,东罗马帝国时从天主教中分离出来。其教义与母体大同小异,由于使用的日历不同,其宗教节期比公历的迟约两周;它不设教皇,只有牧首。辄以希腊和俄罗斯为主阵,二者尚稍有不同;在东欧地区和斯拉夫民族该教势众,莫斯科现为最大的中心,全世界目前约有信众4亿。


【图:圣保罗主教座堂】

再去参观圣保罗主教座堂(St.Paul’s Basilica), 矗于王后街/议会街东南,始于1822年,典型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的建筑,天主教多伦多教区的母会,荣获教皇颁授“小型大教堂”(Minor Basilica)级别。

步入殿中,豁然敞亮,精工细作的雕梁画栋、拱券廊柱、五彩壁图,满目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情,色调明快又不失庄重,特别是繁多的半圆拱纵横交叉层叠,让人目不暇接眼晕,恍惚置身于博物馆画廊。且不说信仰凿凿之内核了,光是装潢堂皇之外壳,就是一件精美的大艺术品。没想到多伦多竟藏有如此华丽的美教堂,聊以赴欧探圣殿之幽了,令人心灵震撼。

罗马天主教是基督教的主体中流,有信徒13.5亿之众,梵蒂冈的教皇是最高精神领袖。创立了千年之后,先是劈出去了东正教;五百年后又裂解出新教,但元气仍不伤,至今筋骨健在继续发育,在北美是第二大基督教派。


【图:基辅犹太会堂】

最后收揽基辅犹太会堂(First Russian Congregation of Rodfesolium Ansekiev),在唐人街西边的犹太街附近。1927年由乌克兰来的犹籍移民所建,是全省最老、也是首座以色列史迹建筑,也是古朴的拜占庭艺术印记,但蓝镶边包红砖墙,绿圆顶双钟塔尖上闪耀着六角形的“大卫之星”。

内部结构格局也单调简约、不富丽奢华,迥异于一般的教会主厅。上下两层楼三面回廊长椅包绕,正面壁上竖有巨大的托拉(摩西五经)和两块十诫石版的手工紫木雕。其前堂中央是正方形的神坛,坛桌上摆放着《塔木德》《圣经》等典章,一圈的护栏环以七连金灯台和九盏烛光台等。

别看犹太教很小,可从中衍生出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大家、“三教合一”汇成人类最大意识流;弱小的希伯来民族历经三千年磨难不灭,文化瑰宝熠熠影响于世,恰应了“上帝特选之民”之说。

短而多彩圣殿之旅,蜻蜓点水信仰丰富长河,恍穿越古今人类精神世界,默无声地与众先知灵魂交流,推知些许造物主所预定的未来轨迹,心得又一次无形洗礼洁然,自是赏析驰名建筑艺术之外的又一大斩获。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