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国庆日:看到国旗在小区里飘扬
2022-07-04 13:50:22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七月一日那天,刚看过电视里报道,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庆典,香港大街小巷五星红旗和香港区旗飘扬,我冒雨出门在小区里开始了每日坚持的步行,蓦然发现,不少人家挂着加拿大枫叶国旗,这让我这个已经退休居家的人,想起了今天也是加拿大的国庆节。

边走边看,挂起加拿大国旗的人家还真不少,有的挂在晒台栏杆上,有的用旗杆升起让国旗迎风飘扬,有的在门前插着国旗标牌……我一路看着拍着,想起了那些和“国旗”有关的往事。


【图:加拿大国庆节小区里国旗张扬】

八十年代初期,人们经历了各次“运动”和文革的苦难,终于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第一次去美国的经历让我感到,当时几乎每一个出国的访问学者一踏上别国的土地,都成了坚定的“爱国者”。

第一次在国外过“国庆”,我就在插着中美两国国旗的讲台旁留影。后来看到使领馆送来的1984年国庆阅兵录像,我们个个热血沸腾。


【图:1984年国庆于美国在插着国旗的讲台旁留影】

留学的日子我们看到了祖国和发达国家的巨大差距,明白了什么是消除了“三大差别”。那时沃尔玛在美国各地刚开张不久,走在偌大的商场里,感到十分新奇,看到许多商品都有“Made in Taiwan”的标签,找了半天才发现一盒录音磁带是“Made in China”的。如今你想找到不是“Made in China”的商品都难了!

出访两年后,我“不多待一天地”回到祖国,开始了一生中令我最难忘的海归生活。

多年后,经历了至暗时刻,我有幸二次出国赴美。之后,儿女都“托福”后,女儿去了美国读研,儿子拿到全奖签证来到加拿大,一家在北美团聚,后来我技术移民也从美国来到了加拿大。

和不少留学生一样,出国时儿子随身带来了一面五星红旗。那年中国女子冰球队来安省的kitchener-waterloo场馆比赛,我们从多伦多驱车前往,举着五星红旗为她们摇旗呐喊助威。

1997年我们在多伦多北约克的北部买了房子,社区里华人不少,但多来自港台,大陆移民当时还罕见。可能是出于对祖籍国一种自然而然的亲近和心理依赖,又看到祖籍国经济上重上开放的轨道,开始了新的腾飞,心里有一种自豪感。

有一年的十月一日前后,我家在家门口挂起了儿子从国内带来的那面五星红旗,有“老外”路过问起,这是什么旗子,我们趁机作了点“宣传”。

1999年澳门回归前的国庆五十周年来临,我们参加了华人社团组织的合唱团,在多伦多大学里排练“一条大河波浪宽”(最近仙逝的乔羽作词)等歌曲。

可惜到了庆祝游行那天,不等登台演出,一些人拿到纪念T恤后,就溜之大吉了,我们两个年长者几乎一次排练都未缺席,却好不容易地只领到了一件T恤,而登台演唱的人却所剩无几,队形不整——难怪有人抱怨说,华人社团组织点活动真难!

1999年12月20日澳门回归,我们在多伦多冒着严寒,在多伦多市政厅前参加了庆祝活动,儿子参加腰鼓队游行。


【图:1999年澳门回归庆祝活动】

光阴荏苒,我们家周围的国人越来越多,港台华人渐渐“北上”约克区,多年后,大陆移民也渐渐随之而去,小区居民的肤色渐渐地变深了,但人们对加拿大的情感未变,小区里张扬的这些国旗便是例证。

有人说得好。这是一个美好的国度,并不仅仅由于她国土广袤、山川秀丽、资源富饶,她真正的美好在于每个公民都得到善待享有尊严。

确实,愈是在这呆得久愈能体会得到她的美好,二十多年一路走来经历了很多,常被一些细微之事情所温暖。我们平等地享受着各种福利,行使着公民权利——尤其是办事不求人,不要看为官者的脸色,平视权威,活得心安,民主意识渐增。

近年来对祖籍国的认同感似乎有点渐行渐远了:总期盼着那里的政体改革也能推进,真正走上民主文明和谐之坦途,成为世界一流的现代化强国。

但无论怎样,对祖籍国的感情,就像张明敏唱的那样:流在心里的血 /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 就算身在他乡 / 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

每当四年一度的男足世界杯决赛举行时,多伦多的马路上便飞舞着五彩缤纷的各国国旗。我盼望着,有朝一日中国和加拿大都能同时打进决赛圈。到那时,一定会把加拿大和中国的国旗分别插在我的汽车两边,也好好张扬一番。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