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这个牙医的一点“秘密”
2022-07-26 13:01:02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其实,这只说对了一半,我从最近牙疼的经历中体会到,牙疼真的也是病。

我一直自诩身体好是因为“牙口好”,年近80还满口都是真牙。自出国以后30年来一直坚持每年洗牙两次直到前年COVOID-19突发,开始是由公司的医疗保险Cover,退休后就自费了。加上每天补钙,除喝一大碗牛奶外,还服足量钙片,并坚持用电动牙刷按摩牙龈,每天两次,从不间断。

这些年来,牙一旦有问题,就及时看牙医。前几年因牙缝太大,牙医给我两颗重要的磨牙做了牙套,花了近两千加币,真让我心疼——比家里新更换的大电冰箱还贵,这真有点不可思议,就算电冰箱外面的钢架子和那些塑料之类不值钱,里面控制电路中那些金贵的集成电路芯片,加在一起也比两枚牙套大得多。

难怪过去常听说,有人回国去装假牙,可把机票钱都省出来了,这当然是“老黄历”了,如今国内的物价也逐渐和发达国家对接了。

前些日子,我的那两颗“价值千金”牙套下的牙床突然痛起来了,还觉得身体有点发烧,太太找出温度计给我一量,摄氏37.8度。好在没有呼吸道症状,要不然还怀疑是不是“中了COVID-19的招”。

牙疼的感觉真是“疼起来要人命”,白天吃饭不能用病疼的一侧,小心翼翼地试着“开发”另一侧的咀嚼功能,晚上疼得睡不着,最厉害的一晚,上了三种不同的安眠手段。幸亏吃了太太上次用剩下的四环素,让体温恢复正常,但药吃完了,炎症还在,只好去求助老牙医了。

牙医检查后,说要拍个片子看看。乘等牙医出去冲洗X光片的间隙,我窥视到了我的病历,发现了牙医的一点“秘密”:在公司医疗保险Cover我们无须自己付款的那些年份里,病历记录得十分详尽,长达数页,包括每一次的洗牙;自费后,十几年里我们每年去的次数如旧,但病历上只有寥寥几行,连我做牙套这样的重大事件居然都没有记录。

这是为什么呢?当然和财务有关,自费后,我们被要求只能用现金付款,无记录的原因就可想而知了——顿时让我对此牙医的尊崇和神圣感削减了几分。

这次看牙算便宜的,花了65加币包括检查、拍X光和开处方。牙医的处方药,安省的医疗医保是Cover的。

好在牙医本事还是有的,开了两种药,双管齐下,和我在网上查到的一致,分别是杀菌的Metronidazole(甲硝唑)和Amoxycillin(阿莫西林),很有效果,一天比一天好,药服完了,牙疼也好得差不多了。服药如此有效可能和我多年从不用抗菌素有关。

“是药三分毒”——治好了牙疼的同时,把身体中好的菌也杀掉了许多,面对美食,我也觉得索然无味。

这次牙疼使我得到的教训是:饭后一定要用从药房买的漱口水漱口,剔牙的锯齿形牙线绝不重复使用,还有那些不开口的“开心果”绝不用牙去咬开。此外,一旦发炎,及时就医,自费也在所不惜。

然而好景不长,半月后再次复发。病灶还在——因为疫情未能按时洗牙,牙结石过多堆积,导致牙龈或牙冠周发炎等口腔疾病,只有深度洗牙或刮治,甚至要拿掉牙套,做根管治疗……而不是目前我采取的一些止痛缓解等治标措施,如:Orajel Maximum Strength Toothache Relief Liquid。


【图:免处方速效止痛药水】

安省医保过去对低收入老人洗牙曾经是免费的,现在控制很紧,只能免费做一次洗牙,有些简单牙病大概也能免费看看,但只限几家特定的牙医诊所,预约的困难程度让我望而生畏。

此前的新闻说,自由党和新民主党达成初步协议,在未来三年内将完成全民牙科保健计划:将为加拿大人启动牙科护理计划——拟议牙医福利计划将从今年开始,分3个阶段实施:2022年,12岁以下人群开始实施;2023年,范围扩大至18岁以下人群、老年人以及残疾人;2025年,全面实施。

这当然是件大好事,但愿不是政客们的“画饼充饥”。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