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心开胃怀旧!爱吃家乡的手擀面
2022-07-26 13:02:07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俺们山东人喜吃面条,尤其是手擀的,习俗中生辰宴必少不了现擀的长寿面。

小时候日子艰苦,少年老成的俺早早中馈,担负起洗衣采买炊事等家务,包括能擀面条。那时缺麦少稻,鲜有吃细粮标准粉,擀的多是地瓜面的大条,粗糙的象是“橡皮筋”。

俺妻也是打小学会烙饼擀面做饭,婚后主内,叫夫“金盆洗手”退居二线,由她常擀面吃,自然不是粗面的筋条了,富强粉的味道当然可口,也迥异于干硬的挂面。

九十年代初俺出洋的头些年,一家人辗转欧美四国“居无定所”,常打起背包就出发、易地换国度,人在旅途没法儿购置啥厨具家把什来整这一口。直至移加定居多伦多,方才全面铺开摊子正儿八经地过上安稳日子,装备起系列厨餐用品,得以重拾旧艺、炮制正宗的家乡美食佳肴。

着实是久不吃手擀面了,毕竟每回做之都挺费事。妻子平素工作就忙,赶上新冠疠情泛滥,其职业又属抗疫前线、不似其它行当能宅家上班,每天紧张忙碌、回来疲惫不堪,备膳吃面条的话无不水煮山东拉面,节时省力短平快,就这款挂面尚还对俺们口味。

只有在过生日时,她才动手做一顿鲜汤饼,叫俺重温家乡风味长寿面,舒心开胃怀旧。

由于久不谋这事儿,俺的擀技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旁观妻子做面的过程温故:少量的盐加水、打上俩鸡蛋,搅合揉进中筋粉中;成团后醒发约半小时,其间每十分钟揉、醒一次,共三遍。然后将其擀作薄胚、折叠起来切成宽幅的条状,也是那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齐鲁风格。如此做出的面条质地筋道,煮不易断、熟得也快。

手擀面讲究的是缕长而不断,做寿时呈上食之寓意着福祚延绵。早曾听过一则传闻:毛泽东好吃手工的鲜面条,在其生前的最末诞辰,御厨精心擀的下锅后,居然多有煮断了,这是长年做寿面中从未发生过的,寓示着寿星的命到头矣。果然伟人没捱到下个寿旦,大概也算一件诡弔异事。

煮手擀面时,水滚下锅后待开上来时,稍加点冷水止沸;又滚时重复,连续三次,这时面条基本上就熟了。抄捞出来置于干锅内,不时地挑弄以防粘连;抑或用凉白开过一遭,保持其清爽,保有幼嫩劲儿可口。

盛出面条于碗内,再浇上事先另做好的卤子:牛肉、虾仁、芸豆、黄瓜、木耳等什锦,色味俱全的汤面便成了。根本用不着就啥菜肴下胃助味,仅此一碗盘便是“满汉全席”,扒嚼吞下,绺绺的滑、嫩、韧、香,大快朵颐,甭提口腹有多熨帖了。

多伦多的华侨有福气,身在国际美食城,能品尝不同国家地区的繁多种类的面条,牛河粉、刀削面、米线、空心粉等,俱是世界各地特色名吃,但对俺而言,都不及家产手擀面的原汁味香来得飨腹。

俺也偶有一丝杞人忧天:可能只剩俺那年代者还能娴熟操行这家常厨艺了,现今年青人多叫外卖果腹,无心无暇打理灶台俗事,手擀面恐仅有专业厨师在传承,莫须有的悲哀?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