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两语多伦多的地铁
2022-09-13 16:31:41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加国第一大城多伦多的地铁成型迄今70载,我们移居这里已逾1/4世纪,由于一直家住市中心,日常出行除了骑单车外,多是搭TTC。

初来乍到辄听人提及这词,不知所云,后才晓得乃Toronto Transit Commission的缩写,是本埠对地铁公交系统的代称。

所以俺对它较熟悉,不论是常年上工挤在厢内成罐装沙丁鱼状,还是新冠疫初空空如也似入幽灵列车,见识过其盛与衰的极端。毋庸置疑,在繁都里行动,它最快捷便利,惟郊游或远行时我们才动私家车。

遗憾的是,长久以来地铁的发展缓慢,至今仍是长短不一的四条线路、77公里、75个站。这对人口已爆炸性增长到500万的大都邑来说,越来越不堪重负、满足不了通勤需求,与其北美第四大重镇的地位极不相符。

还记得初抵埠时,我们很欣慰终于有了地铁可乘坐,沾沾自喜所选择的栖身地“先进”了许多。原在大陆只有极少数超大城市才配有地铁,故乡青岛虽为国内第13大都会,仍不得国务院批准兴建,中央计划经济掌控使然。

当时多伦多的人口还没这么稠密,住行条件尚好,可转眼25载过去了,未见TTC拳脚大展,住民倍增令其愈来愈拥挤不堪。

好歹若干年前上马了个新干道–5号线,长19公里,横担在中城、地面上下参半。不成想这一修就是12年,目前这条单线还没白描完,使人起初的热望早冷却了。俺时路过Eglinton大道,见沿途的工地人稀冷清,毫无大干快上的热乎劲,难怪工期如此拖宕。

对比故园始修的地铁,跟它同期破土,现已有6条线投入运营,长达285公里、车站130座;另外8条还在速建中,总长180公里、车站127座。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第二家乡办事咋恁慢腾腾的呢。即使老地铁线伸延几个街站,同样耗日持久,叫人等得不耐烦。

不得不吐槽的还有地铁深度,贯穿下城闹区的2号线设计的忒“肤浅”:漫步在行径的地面上极易觉出车过时脚下震动,如在Christie Pits公园里,人坐或行于地铁上方的草坪,“地震”与咣咣的滚轮声显著,可见隧道掘埋之浅。

座落其上的房屋内当然也会感听到这些,俺在Palmerston图书馆看书时,能清晰闻及足下频传的隆隆车行与制动煞闸的尖厉声,地板和书架均随之阵阵战抖。问及邻座的读者,有住在附近的苦笑道,他家中的情形亦然,少有安宁,但久之习惯了。

俺甚不解为何不凿涵洞于Bloor街路面直下,纵浅震颤却不影响民宅静息。得到的臆猜是:大概那样走行修筑的造价高吧。

俺想起曾搭过的俄德英法等国的地铁,无不深藏于地底40-50米、甚达84米,2-3层的套装站蛮普遍,再震动也定不会传播扩及到地面,无噪音扰民之虞,遇战争时还是理想的防空庇护处所。

多伦多的却如此“浅薄”,莫须是北美长期偏安一隅从未经烽烟,从而毋虑及战火之忧,所以才这般节俭简约从事。

基础设施上,不少的站台年久失修,长期以来除加了电视屏外别无改观;诸站台皆乏特色、样貌朴素旨在实用。俺忆起莫斯科的众地铁站,每搭每座都像进皇庭宫殿或博物馆,富丽堂皇,赏心悦目,各具特征,且做工百年大计葆青春,始终未被超越。

管理服务上,也差强不尽人意,故障常出,或动辄周末关闭维修,线路节段性中断,接驳的巴士辆辆首尾相接龟行于市,很耽误事。但票价却始终没耽搁了涨,比巴黎、纽约的都贵,民众虽抱怨,但还得坐。

乘车安全上,亦不理想,“僧多粥少”让人抢先恐后,失去原先自觉列队文明礼让。主动为老弱病残让座的也少了。更可怕的是,时有遭到随机攻击的,甚至候车中被恶意推下铁轨死伤,吓得胆小者等车时多往后退、背靠墙壁。

还有在TTC被性侵的不断,每年仅举报在案的就有120余宗,更多的是受害者选择了沉沉默,自吞苦果。世风日下,骇人听闻、不可思议。

诚然,若比起曼哈顿的来或还算稍好点,廿多年前俺旅居大纽地区时就已领教过那颓相而生畏,如今料有过之而无弗及,那可是一等强国的顶流大都会呦。

所以多伦多比“欧”不足,比“美”有余,我等只能随遇而安、自求多福了。然而这不能成为市政府和TTC置若罔闻而无作为的理由,还是应当为民多做些实事,努力改善向上。

好在晚近获悉,又有几条全新地铁线计划构筑的宏伟蓝图问世了,或会使大多市瘦骨棱棱的地铁形象变得丰腴有肉些,令人振奋期待。

虽然目前只是纸上谈兵,付诸现实将是一二十年之后的事情,至少有点进步规划给人以盼头。我们就耐心地在这慢条斯理的“加拿大速度”中,憧憬等候迎迓着事成那日的到来吧。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