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回顾)华裔移民的不同遭遇
2022-12-23 16:35:01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我父母是清末民初时代的人,从广东省的农村地区移民到法国殖民统治的越南,主要是逃离政治动荡不安的社会,走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寻找机会。他们虽然离开了老家,但一直念念不忘,希望总有一天“衣锦还乡”。结果如愿以偿,落叶归根,在老家安度晚年。

来到我们这一代的移民,背景就比较复杂多了,但抱有“外国月亮又大又圆”心态的人仍然占多数,他们被那些从外国回来的亲友的表面风光所吸引,或者受到外国电影及政治宣传所误导,以为外国都是“遍地黄金”。

这些人多数来自草根阶层,劳苦大众,但也有一些具有冒险精神的“拓荒者”。他们成为早期外国华裔社会的主流群体,聚居在“唐人街”,凝聚力很强,互助,团结。

另外的一类移民,他们受教育的程度普遍比较高,向往“自由民主”的社会,对现下的政治制度感到不满,既然无法改变,唯有选择离开。这些人走到任何地方,都很容易对现实产生不满的情绪,因为追求的目标过高,不切实际。

还有一类移民,为数也不少。他们在原居地发了财,志在分散投资,减低风险,将资金转移到外国,自己也跟着移居海外,过着寓公一般的生活。有些则两地奔波,不愿放弃任何赚钱的机会。

人各有志,无可厚非。其实到处杨梅一样花,能够令你安居的地方便是你的“安乐窝”。不少人埋怨在来到外国之后,受到种族歧视,例如同工不同酬,晋升机会不公等等。其实有哪一个社会不存在种族歧视,只不过是程度上之不同而已。

向往“民主自由”的那一群移民,在亲身体验了这个制度之后,很快就感到一切都不如想像中的美好。浅而易见,民主制度的弊端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领导人,每每令人失望。加上任期受到硬性规定,执政者不断更替,一朝天子一朝臣,政策未能贯彻推行,浪费资源。

“自由”的含义也有待商榷的必要。人身自由还算受到尊重,但言论自由就受到了不少限制。众所周知,主流媒体主导了言论的方向,不同的声音每每受到封锁。

很多投资移民从未预想到世局变迁可能会影响他们财产的安全。最近有消息传出,但未能证实,也难以证实,资金来源一旦被怀疑,受到冻结的风险非常高;资产拥有者的政治背景一旦被怀疑,受到制裁的机会也很大。这是最近才出现的不确定因素,令到身家雄厚的移民寝食难安,是始料未及。

其实移民还可以追溯到更远的年代,来北美洲筑建铁路的华工,在工程完成后留下来,便是早期的移民。他们吃尽苦头,都不愿意返回老家。中国当年的穷困与落后,可想而知。

最后我要谈的是一些跟随父母移民的儿童,命运由父母主宰,对出生地很生疏,难以产生归属感。来到北美洲之后,他们接受的是西方的一套教育,对中华文化变得很隔膜,成为典型“黄皮白心”的边缘人。这个成长过程是不是他们所愿意接受的选择?

最近几年常见的是一些父母,由成年的子女安排他们移居外地,目的在方便照顾这些长辈的生活。但有些老人家是奉子女之命来到北美洲的,担任他们的家务助理,同时兼顾看管仍在学龄的孩子。这些移民很多由于天气变化,生活习惯不同与文化差异,感到在异乡度日如年。

移民的经历各有不同,只有亲身体验才领略到的。决定错了,有人选择走回头路,回流香港的就高达三十万人;有人抱着既来之则安之,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去面对新的环境,或可减轻在外国生活的压力。

总结一下,笔者主观地认为,今天的中国比以前改变了很多,香港和澳门在回归后也保持高度繁荣,也预期台湾早日与大陆和平统一,中国人不需要再离乡背景,移民他国。人离乡贱,这句话在今天更值得深入思考。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