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这一方“风水宝地”
2023-01-07 05:00:22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星学)移民来多伦多已1/4世纪,对第二故乡不乏熟识。但常一俟休假多奔国外旅行“远交”,轻忽了本土风韵,寻思着反正“金汤固守”跑不掉,不急于彻察,平素“搂草打兔子”捎带着就随机宏观了。

逢新冠大疠,三年无法浪迹境外,唯有定睛本埠风情“近攻”、嗅闻“家花香”。遍走大街小巷对脚下地土进深了解,刮目相看;写得游记投书,头篇感触多城春花炽盛《一树玉兰压群芳》,被《星星生活》录用,标题另添前缀“身边的美景”定位。

我遂沿用这定语,顺序后续拙文,每篇换一字作后缀,形成景、庐、园、馆、食、堡、校、殿、滩、报、陵、崖、瀑、湖、川、枫、节、塔、衙、葩、民、地等系列;皆以“一”字起头七言补句列题,重点介绍当地风土。

貌似条目稍繁,却是蜻蜓点水,多城的名胜委实忒多。也有幸获编者青睐、陆续见报,有的还被大幅置顶封面;并在微信公众号集成了“身边”专辑,不胜荣光。

习作中我常常自省反思:吾人好像有个秉性,对到手之物不恁珍惜,包括身栖的城镇。就如自己初对多伦多的第一印象就很普通,没“一见钟情”、欣赏如所访过的欧美列邑。随着久住才发现内秀惠中,难怪老被评为全球最宜居城之一。

尤其华裔,谋生海外能落脚于此甚幸;相形曾经生活过的德、英、美等列强重镇,无论是多元文化的大环境还是中国城的小际遇,均叫俺满意地无可挑剔,慢慢学会感恩庆幸。

吾等似还另有禀性,“喜新厌旧”。比如连在人间天堂呆久了也会倦靓,“审美疲劳”、“久居兰室而不闻其香”?不得而知。记得游巴伐利亚的国王湖在水浒餐厅进膳,窗外风景如画、叹为瑶池观止,我不无羡慕地跟侍应生说“你好幸福,生活在这绝色美境里”。

不期他却答曰“我倒是希望出去瞧瞧,长年在此住够了”,颇出乎意料。缘此可见这种心态一斑。怪不得有人调侃“旅游”的定义:离开自个住烦之地,去看别人呆腻的一方。

习作中我时时忆苦思甜:回首出洋之途点滴,对比所寄居国的不同,捋刷定居地的独特,从物质实际到精神文明,力图归纳小结的面面俱到,终仍挂一漏万、无法概全。然愈梳理愈觉得,自个所择的永居地确没选错,宜人处非得久住渐渐体验。

念一己在逾而立之年才出故国阳关,现滞海外已近卅年,弹指一挥间。故园在别后沧桑巨变,令人眼目一新,慨喟不已。惟童时的天地随着老区翻建多荡然无存,那令岛城今人傲骄的摩登厦群对我而言无甚感觉,反追忆其址的旧貌原样,幽生丝缕失落惆怅。

而在飞返加国的航机上,有归家的潜默盼念,落地顿觉踏实,隐有归属感。并非因为这里的演化慢、廿多年一成弗变,不难找回初来安营的氛围,可发人记忆、痛说移民史给孩儿听;而是自身已于无形中习惯适应了这片土地,莫名其状。

我们每天庸碌汲营着,并没特别留意各类美遇,日久方生情、品出其中之妙,纵不足却不会减少眷恋,淡而有味,平中不凡。它是我们后半生过活的培养基。

身边的那些画境俊美,须用心发掘汲吮,才能在无声中惊艳体味。心无意,即使身居锦绣、足步琼瑶,也不迷,视而无见,守着秀色没得餐。

习作中我每每奋笔疾书,如数家珍;串起往日人生足迹,百感交集,不啻吟歌“谁不说俺家乡好”。枫叶国说是世界上最后一块“迦南地”,而能“一朝选在君王侧”安歇,福莫大焉,怎能不叫人更爱多伦多!

收藏

评论已关闭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