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磊( 228 篇)
1 2 3 4 23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不知多少次奔走在美国90号收费公路上。每当快要出马萨诸塞州时都看到“Berkshire”(伯克希尔)的标牌。 20年前我曾涉足股市,遭遇灭顶之灾,决心终身不碰股票、不看股市——至于栽在哪里久而久之已淡忘;然而巴菲特命名的“Be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人们抱怨晚上睡不好觉时,总说失眠多梦。睡眠不好的我,天天吃安眠药,如晚上能做梦,反倒觉得是件好事——说明我睡着了。 人生落寞的时刻一定多于成功的光景。梦里也是偶有温馨,多有惆怅,有时甚至悲愤。能做上一个好梦,能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秋季的一个星期四。太太因房颤复发,两天前住进了波士顿近郊一家医院的心脏科,我白天前去陪伴,晚上驾车回儿子家休息。 美国的医院晚上一般不让家属陪护,也没请护工的惯例,照顾病人都是护士份内的事——我亲眼看到护士蹲着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我是个早起早睡的人。深秋的一天早晨,洗漱之后,我照例轻手轻脚的来到厨房,准备早餐,深怕影响楼下还在熟睡的房客小两口——蓦然,我意识到,这已是多余的了——他们离开多伦多已经快两天了,清晨已收到小Z发来“平安抵沪”的微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大部分的奢侈品和所谓的舒适生活,不仅可有可无,甚至可能会阻碍人类升华。”梭罗的隽语就篆刻在瓦尔登湖附近的牌子上。 没想到著名的梭罗小屋(897 Walden St, Concord, MA 01742)和瓦尔登湖离我女儿家那么近,只有13英里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这个标题看起来实在是太平淡了——可是对于以车代步三十多载的我来说,其含义却非同小可。 疫情三年多,我不得不中止了坚持十余年的游泳锻炼,仅仅是夏日有时在美国儿子家的小泳池里扑通几下。如今,疫情终于缓解,社区的公共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最近,由于全球票房达到9亿美元的好莱坞大片《奥本海默》上映,曾在物理王国里浅游过的我,对其主人公——“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产生了兴趣。 【图:1948年11月时代周刊封面的奥本海默】 1961年我上了“无线电电子学系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身居海外,我仍习惯每天在网上阅读《新民晚报》,尤其是其副刊“夜光杯”。近日读到短文《米兰•昆德拉没能成为音乐家》说,米兰•昆德拉去世了,终年94岁。 【图:米兰•昆德拉(1929-2023)】 以前常听说捷克的作家有:
  • 【图:与Marvin Lasser博士在他华盛顿市区办公室前合影】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从中国第二次到美国,身为一名普通的访问学者,我有幸与马文•拉瑟结缘。在我结识的美国人中,最有来头的非拉瑟博士莫属。 认识他,与我在马里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华磊)最近,我查了密苏里科技大学(原名为密苏里州立大学罗拉分校)的网站,在我曾待过的电气与计算机工程系教员名单里,从姓名和照片上判断,现在已有好几名教授来自中国大陆。 而在八十年代初我在该校时,全校园里的几位华人教授
1 2 3 4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