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启樟( 375 篇)
1 2 3 4 38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移民到加拿大已经超过二十多年了,但仍然不习惯这里的冬天,每年在还未下雪之前,就急不及待计划,要到一些比较温暖的地方去避冬,习以为常,没有真正尝试过留在加拿大,好好感受一下这里冬天的滋味。 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后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我父母是清末民初时代的人,从广东省的农村地区移民到法国殖民统治的越南,主要是逃离政治动荡不安的社会,走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寻找机会。他们虽然离开了老家,但一直念念不忘,希望总有一天“衣锦还乡”。结果如愿以偿,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一个朋友的女儿,小学时跟着父母移民到加拿大,继续学业,后来举家回流香港,那年她已大学毕业,修读的是法律系,回港后继续深造,考取了律师执照,很快就被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雇用。某天突然向公司宣布辞职,父母知道后感到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年纪小的时候,看见邻舍的小朋友生病,得到他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羡慕不已,恨不得自己也生起病来,将妈妈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享受生病之后才可获得的特权。 我家孩子众多,妈妈整天忙这忙那,令我产生有点被冷落的感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一个年轻的女士,健康良好,生活正常,有一天醒来,突然发觉周围的环境改变了,她什么声音都听得不清楚。头部和耳朵都有堵塞的感觉,声音在脑子里回旋。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幸好,血压仍保持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接到老李的电话,知道他九十四岁高龄的父亲最近在医院安详辞世,走完他早年奔波但晚年平静的一生。 逝者生前在一家护老院度过了一段漫长的岁月,临终前的一两年已经差失去了听觉,视觉及记忆力,但他的儿子并没有因为父亲变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我父母是清末民初时代的人,从广东省的农村地区移民到法国殖民统治的越南,主要是逃离政治动荡不安的社会,走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寻找机会。他们虽然离开了老家,但一直念念不忘,希望总有一天“衣锦还乡”。结果如愿以偿,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这几个月来,不时听到一些熟悉的人,一个又一个感染到了新冠肺炎,但当中需要进入医院接受治疗的人就很少,多数自行处理就能够复原。 我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这两年多来已经养成的防疫习惯,尽量减少社交活动,避免出现在人多的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九月月中旬才是我八十岁的生日,但在七月已经收到安省政府发来的通知书,表示健康卡(OHIP)及驾驶执照将快到期更新,但可上网办理。 我按照指示尝试,健康卡一下子就办妥,但驾照却屡遭拒绝。我打电话去查询,才知道必须亲自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黄启樟)移民是人生的重大抉择,无论出于环境、教育以及未来等诸多因素。移民生活有着太多的期待,但可能要放弃可能更多,而且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这里是身边几个朋友的经历。 (一)建筑师转行做售房经纪 我很早就认识老李,当
1 2 3 4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