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国兵事件是个案还是社会问题?
2006-07-27 21:51:36
来源:星星生活

(星星生活记者宛星)7月21日,星星生活率先报道了一则惊人消息:双料博士蒋国兵跳桥身亡!作为曾经的湖北省高考状员,清华大学核反应堆专业高才生、研究生及当时最年轻的副教授,获得美国和加拿大双博士头衔的大陆移民蒋国兵,毫无预兆地从DON MILLS高架立交桥跳下,这一突发事件,犹如一颗惊雷,顿时在整个华人社区炸响!

随着本地媒体报道和蒋国兵家乡湖北媒体报道的遥相呼应,这个有着不同寻常背景的人,在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多伦多市的公众地点,以这种绝决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成为一道不断扩散的波澜,震荡着中、加、美华人的心!特别是同样有着移民身份的美加华人同胞,更是痛惜不已,并引发出对这一事件的广泛讨论。

蒋国兵的死,由于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究竟出于何种原因,我们已经无法得到准确的答案;喜爱研究哲学问题的蒋国兵是否能够用语言去解释自己的行为,也未可知。然而,他的死,比之之前华社发生的种种自杀事件,似乎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意味,让人不得不思考。

本报收集了广大网友和读者朋友对蒋国兵之死的踊跃慰问和看法。归纳整理之后,发现,这些看法基本上分为两大阵营。一种认为,蒋国兵之死是一个偶然事件,是移民面对困境时心理承受力不坚强的表现,是一种懦弱的表现,不值得提倡。我们假设持这种观点的为蓝色阵营。另一种认为,蒋国兵的死折射了华人移民在加拿大求职及生存的窘状,是一个隐性存在的社会问题,他的死不能排除是对社会有警示作用的,或者起码在客观上说,他的死是有意义的!我们假设持这种观点的为红色阵营。

蓝色代表忧郁和人性,红色代表激进和改革。但愿,我们能从下面ALEX和CHARLIE这蓝红两派读者代表严肃和深刻的思考里,为蒋国兵之死这一悲痛事件,找出一些对生者有意义的启发,对社会进步有意义的建议。让这个世界少一些蒋家这样的悲惨事件!让我们生活其间的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蓝色阵营

读者代表:ALEX

观点:热爱生活 不要轻言放弃

星星生活读者ALEX是蓝派阵营的代表。听闻蒋过兵的死,满怀沉痛,感触良多。ALEX的观点是:“蒋国兵作出这个举动本身还是需要勇气的。我同情他,但是,我不欣赏他,我觉得他的行为实际是一种退让。我跟我老婆说,哪天如果我从楼上跳下去,肯定是谋杀。”

出身在军人家庭的ALEX深受父亲的影响。身为解放军战斗部队一员的父亲,曾经参与解放上海、福建的残酷战斗。ALEX经常听父亲讲起当时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惨状,对他的震撼很大。“我虽然没有参与战争,但内心非常敏感,在我父亲的讲述中,我好像已经生生死死好多回了。所以,我对目前和平的环境和生活比常人多了一份珍惜。”他说:“我也有过消极的时候,但是我后来发现,当你总是退,退到墙角已经没地方退的时候,你就只能去面对了。与其到那个地步再绝地反攻,或者不攻放弃,何不在一开始就以守为攻呢?”

ALEX以自己移民加国后的亲身经历,来说明他对蒋之死的看法:热爱生活,不要轻言放弃。“因为我父亲一辈子在战场上拼搏,在我家庭里面,有一种共识就是:放弃是一种懦弱的行为。所以,我到加拿大半年后第一份LABOUR工虽然非常辛苦,就是凭着这种精神挺下来的。那是一家日本汽配厂。后来我从这个厂出来,再到其他的厂去,简直如入无人之境。最辛苦的工作,我可以连续做8个小时不用轮换一次。”

不过,ALEX认为,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华人,很多块头不如他大的移民,之所以能撑下来,关键是有一种信念:在加拿大,凭劳动吃饭,打LABOUR工不丢人!

ALEX这样分析蒋国兵之死的深层原因:“我一直在思考,我们中国的教育,或者说传统的价值取向,是不是带给我们中国人太多的负重?华人社区死这么多人,我觉得跟我们从小受的教育有关:要做文化人,要做人上人。其实我后来接触过很多当地人,他们的工作背景升降起伏同样是很大的,但他们都能坦然接受。”

ALEX举例说,有一个IBM的工程师,在IBM缩减规模时被裁员。他就冬天打工,夏天去高尔夫球场除草,抽空照样跟太太去佛罗里达度假。另外,他还见过一个曾经在CIBC做过会计的当地白人女性,是伦敦人,陪他先生从伦敦迁移到密西沙加定居,就改行做了司机。ALEX后来改行做了卡车司机之后,接触了更多本地人。有个女司机,住在多伦多郊区,每天上班开车要3个多小时,也没有任何怨言,“他们是当地人,我觉得他们对苦难的承受能力比我们移民还强。而我们移民很多人,总觉得政府亏待自己。”

做了一年卡车司机后,ALEX的感触更深了。卡车司机是一个高压力、高薪水的行当。技术的问题是其次,对心理承受力是非常严竣的考验。“开着近20米的庞然大物,在美国人生地不熟,地势险要、复杂不说,很多突发情况要去面对。很多时候,像我这样心理承受力很强的人,在处理完一个突发情况之后,也常常有虚脱的感觉。很多人就因为这一点,一个星期就交钥匙不干了。”

“实际上干这一行的人,不热爱生活的人很少。因为要想死,对我们太容易了,一天都可以死十几回。比如我昨天从亚特南大回来,一整天都在大山里面穿行,旁边就是万丈悬崖,如果你不热爱生活,万念俱灰,只要把方向盘打偏一点点,就可以报销了。在冰天雪地的时候,就更加危险了。当然也有规律可循。你想想看,我们人为地在大山身上开了很多口子,当然就要尊重它。山在沉睡,你要悄悄从它身上滑过去,蛮干是不行的,明明是80的速度,你开到120,它就让你难看。我身边的朋友,就有翻到沟里死去的。”

ALEX的实习教练也是个当地人,跟ALEX朝夕相处了一段日子,跟他吐了很多肺腑之言。这个教练有两个表妹。一个家境非常好,就是整天精神抑郁,不想活,一直被家人看护;一个得了脑瘤,整天想的就是如何能活下来,每过一天都觉得自己赚了。最后的结果是两个人都死了,前者是趁人不备,自杀成功,后者是病入膏肓,恋恋不舍死去。两种对生命的态度让人感慨。这个教练的最终意思就是一句话:活着不容易,好好活着。

ALEX还讲了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感人场景:有一次,他在美国开车开到山顶上,不知道怎么走了,居然有人把他从山顶上带出来,或者说救出来。那是一个白人女卡车司机,ALEX跟着她下山。当时,那些牛呀羊呀,就看着他浩浩荡荡从山上下来。“想像一下,那么险要的山,居然有一条HIGHWAY,把一个大卡车能引下来,可想而知,当初那些美国人修路的时候,是多么艰难。我时常在想这个问题,两三百年前,加拿大的祖先也是由英格兰、欧洲等其他地方迁徙过来的,他们作为开拓者,面对冰天雪地的荒野,比我们面临的环境艰苦得多。为什么他们能坚持下来,而我们遇到一点挫折,就那么容易放弃呢?”

ALEX虽然工作很辛苦,但开朗热情的他,也是一个非常享受生活和朋友的人。一来加拿大,他就加入了这边的网球俱乐部,对网球运动很是发烧。在他所在的20 多人的业余组里,他还排得上八强呢!找他学车和切磋球技的朋友太多了,以至于他一回家,家里的两部电话就响个不停。

“我跟老婆说,要是老蒋他想得开,我可以免费教他学开车。开车开得多了,人也变豁达。可能没有比我们对生的渴望更强烈的人了。面对漫天飞舞的大雪,你整天想的就是如何把40吨重的大卡车,翻山越岭安全地开回家。” ALEX的话充满了诚意和惋惜。“很多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不一定身体受了很多苦,但是我们都有心灵上的苦。然而,我们每个人活在世界上,不应该轻易退场。”

ALEX最后以自己非常推崇的一部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来说明人在逆境中,人在没有希望和自由的情况下,该如何自我救赎,来说明人的意志力的重要。“影片为无数影迷带来生存的力量,用导演达拉邦特的话说,这部影片似乎可以把勇气借给需要勇气的人。影片最后男主角安迪在信中这样写到:……心怀希望是一件好事,也许是最好的事,心怀希望就永远有希望……既然你已经走到这儿了,就再走远一点吧……”ALEX建议每个人都应该看一看这部片子。

红色阵营

读者代表:CHARLIE

观点:他的死凸显一个社会问题

星星生活读者CHARLIE的意见鲜明。他对那些以“好死不如赖活着”来简单批评蒋国兵的人持反对意见。他例举中国文革期间,很多高级知识分子以自己的一死,为当时社会的荒谬留下一份铁证,来类比蒋国兵的死。他认为蒋之死,是有意义的。他说:“文革高级知识分子表现出来的“士可杀不可辱”的精神,难道不是中国文人气节的体现,中国民族精神的体现吗?总是以消积的心态去接受教训,甘心‘赖活’就好吗?”

CHARLIE是这样激情洋溢地提出他的论点的:“一个新闻,必须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对蒋国兵的死,我发现大家更多地是在议论这个人。大家都在问,其他人都没自杀,为什么他自杀?自然而然,结论是他个人的心态不好。那么我也可以问一下,蒋国兵为什么在其他时间,其他任何地点――天门、清华、美国都没有跳。他为什么选择在这里跳?这个问题比较尖锐,很多人不愿意听,特别是加国的政府不愿意听这个,他们更愿意相信那是个人的责任。那么有谁刚买了房子、自己孩子才2岁的时候,去选择走这样的道路呢?他自己本身的痛苦能超过所有评论的人!很多人在指责他的时候,他们的心态有点太轻了。”

CHARLIE分析蒋国兵的死,是在排除抑郁症或者神精失常情况下的自杀。他认为蒋越是没有流露出自杀意向,越说明蒋在自杀前一刻是极其清醒的。蒋就是要达到自杀的目的,而不想要任何人阻止他的决定。所以,他觉得蒋是对自己的行为付责任的。CHARLIE又抛出一个疑问:“这个人已经是44岁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中国人说四十而不惑,他不是迷惑的人。如果只讲他不负责任,对死者、生者都不敬。他选择自杀难道只是为了给他的妻儿带来痛苦吗?”

据此,CHARLIE得出自己的观点:“我似乎理解死者,他自杀不是因为他痛苦到活不下去,这唯一的理由,我看不是,我觉得他是要给社会一个思考,以这种极端的方式。”

CHARLIE继续强调他的观点:“我一直认为蒋选择这条路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他要以一个极其特殊的,就像中国曾出现过的一个博士生坐在学校门口卖茶叶蛋这样的方式,对这个社会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自杀?这个事情跟一般的自杀还真有些区别,我还真不敢小看这个人。因为你看他的经历里面,他不是一个没有受过苦的人,不是一个心理承受能力极差的人,不是一个抑郁寡欢、什么爱好也没有的人,他在中国知识分子里面,应该是一个少有的优秀的人。当然,我不是一个只看重学历,只看重读书的人,但从他的朋友的讲述中看,这个人肯定不缺乏思想。我觉得他死得不是没有意义。而大家面对这样的极端事件,问都不问,只是一味谴责,那他真是白死了!”

“我不能说蒋的死100%是社会的问题,但起码这里面存在着社会问题。而且,有没有人问过:有多少人想要跳还没有跳下去的?这样的人有多少?没有跳,不等于他们没有想过要去跳,更没法保证以后就没有人会跳。”

CHARLIE分析加拿大移民现状:加拿大通过67分的鉴定审核,从世界各国招募人才,而他们又以没有“加拿大经验”为由,把大量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推到体力劳动岗位上,所造成的对人力人才资源的浪费,难道没有任何值得讨论的地方吗?CHARLIE继续反问:“当然又有人说,你到人家的地盘上来讨日子,给你工作、给你福利,给你救济,你还要啥,不行就海归嘛!但是我仍然要问:我们来这里是来旅馆投宿的吗?我们是冲着福利和救济来的吗?我们永久居民和公民一样是加拿大的主人,而不是这个多元文化的局外人。我们要对自己的社区,甚至整个加国的政治、经济、思想、法律、宗教、新闻等,都要有反应、有投入、有参于、有思考、有认同、有否定!”

CHARLIE在言谈中,透露自己来加五六年,已是加国公民,年龄也四五十岁。在形容自己的职业状况时,他说:“我也不是一直在做非专业的工作,也有偶然的机会在做专业工作。”他总结自己对加国生活的评价如下:“1、我没有太失落,我在国内读大学以前也做过体力工,如果没有那样的经历,我可能更不适应,现在无非是重新回到以前临时工年代。2、我不认为我现在的生活是我的目标和选择。3、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我不会选择自杀。”

CHARLIE不赞同有激进网友提出的抬棺游行建议,认为那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但他认为,安省移民部长出来在这个事情上表态,应该是一个机会,华人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做一些实实在在的推动工作。他最后说:“这件事真的是一个刺激,当然,他的父母、他的妻子孩子是受到刺激最大的人,而我认为,他实际是以这种代价来刺激他所生存的环境。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让加拿大移民部感受到一点压力。如果一点压力和刺激也没有的话,那蒋国兵就是白死了。”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