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若扬( 701 篇)
1 2 3 4 71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联邦财长莫奈于2019年12月发表了秋季经济报告。这个报告中预告将进一步扩大2020年联邦赤字的数额,预计预算要达到266亿加元。 政府说,债务占GDP的比重,从25%增加到2018年的30.8%,可能到2020年将增加到31%。但仍是G7国家中比例最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联邦保守党领袖谢尔日前辞职。此项辞职虽然某种程度是意料之中, 但来得突如其来,也仍让人们稍微吃惊。 至少看起来保守党内不少人认为他在此次大选中是应该夺下政权的。由于没有做到这一点,人们认为他应该引咎辞职。 其实本人从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圣诞新年将临的时节,多伦多市长庄德利提出了一个大幅度增加物业税的计划。不过,不是直接的物业税的涨价。而是所谓“城市建设收费”的涨价。 这个建设收费,原来的版本,是从物业税的百分之零点五起算,递增到百分之二点五。但现在
  •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近期加拿大政坛上最富戏剧性的情节,莫过于安省省长福特进京面晤总理杜鲁多。 现实生活的演变,有时候比电视剧还更精彩和出人意外。前段时间联邦大选的时候,杜鲁多提到福特名字的时候,不要太多。基本是将福特当做一个活靶子来打。
  •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安省政府11月份公布秋季经济报告。这项报告,本政府开始以来的削砍势头基本结束。而将之前削减的部份重新收回。为此也得到左翼媒体的若干赞赏。 安省进步保守党政府2018年上台以来,挟多数党政府的优势,对前朝政府的一些项目计划,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联邦大选落幕了。 结果诚如我们稍早时预料的,总理杜鲁多组成了一届新的少数政府。保守党虽然获得投票量的增加﹐但这些新增投票量﹐未能有效地转化成为席位﹐因此该党和组阁权擦肩而过。 出现这样结果的基本原因﹐是联邦自由党政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上期谈到大选中自由党的挑战和对策。和杜鲁多比起来,保守党领袖谢尔首次在大选中出场,缺乏全国性的名望,是一大劣势。但自由党因受SNC和杜鲁多黑脸等争议的影响,势头有所减弱,这又给谢尔带来若干机遇。近期的民意调查发现,自由党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2019年联邦大选已经拉开序幕﹐并进行到了中途。以笔者观之﹐此战杜鲁多有一个能干的竞选团队﹐能够做出一些困难的决定。而首次进入加拿大人眼帘的保守党领袖谢尔﹐表现也还不错﹐对于自由党的进攻﹐给予了积极的回击。 杜鲁多今年的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上期谈到﹐为什么蒋春棋所谓母亲杀人的故事﹐检察官也是在2014年第一次陪审团审判时听到的。 那要从2012年8月26日皮尔警方把蒋春棋请去谈话说起。那已经是找到刘冠华尸块之后警方第3次和他谈话。前2次﹐分别是皮尔区和多伦多警方各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记者余若扬)蒋春棋在碎尸案2014年第一次陪审团审判时﹐提出了石破天惊的说法﹕刘冠华死于他的老母之手。怀疑刘偷窃珠宝是老娘的杀人动机﹐而且还有据说是母亲亲笔所列的珠宝清单﹐以及42分局的报案等列为证据。 此外﹐蒋作为被告的这一方﹐也提
1 2 3 4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