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职业狐狸精”(中)
2006-05-24 19:25:55
来源:星星生活

采访对象:Susan(化名)
性别:女
个人档案:2003年夏天登陆多伦多,来自四川。原为中国某大型国营企业IT技术人员,现在多伦多某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星星生活记者:薇尘
采访时间:2006年4月13日

(前几天,因为这个故事,我曾在一华人论坛上提到“职业狐狸精”这个问题。大家的反应几次让我忍不住要大笑。原来这个词也不算很新鲜,有人说在北美这职业不好混,还有网友都能举出例子来,说自己有一职业狐狸精同学出国以后特失落。另外还讨论到了男人有“便宜”不会不占的问题。一位很有个性的女网友分析说,对于狐狸精,一是自古以来在中国人的观念里就觉得这种事情是男人占便宜,有便宜不占是傻蛋;二来,很多已婚男人本来就觉得生活无聊,既然有人自愿给他们提供娱乐,哪有拒绝的道理呢?她最后还加了一句:我支持这个狐狸精妹妹。哈哈,这位网友姐姐,我真是喜欢你的这种幽默感。

接着,又讨论到了“职业狐狸精”工作的难易程度上了。另一很有个性的女网友认为, 只要女人主动,男人100%上钩。她说她看murray show(一电视节目)的时候,看到一个那么丑的女人,给孩子找爸爸,找了那么多和她有过关系的男人都不是,可见她经历的男人有多么多。所以结论就是:勾引男人,实在是太没有成就感了。这个分析,结论很酷。但是说到只要女人主动,男人100%上钩,我觉得倒是不一定。也得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符合这个男人的口味吧。

无论如何,再提醒大家注意一下看故事和看评论的态度,不要太严肃哦。不管别人怎么做怎么说,你一定要坚持自己做人的原则。其实,Susan走到今天,走到现在这种我认为比较尴尬的状态,就是因为她轻易在心里放弃了原本美好的企望。我是替她遗憾的。好了,接上文继续讲述她的故事吧。)

我在北京呆了3天,我的那个男朋友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我一直忍着不敢给他打电话,因为他说过没重大急事不要找他。

但是我真的很想他。第四天,我出门想在附近逛逛。锁门的时候,旁边一家的门也开了,走出来一中年妇女,她看到我就吃惊的“咦”了一声问,你是谁?怎么住老张家的房子?我想这位老张应该指我男朋友的爸爸,因为他姓张。我只好说,我是XXX(我男朋友名字)的大学同学,来北京办事借住几天。她说,哦,原来是同学,我还以为是养了个小情人呢,不过谅这小子也没这个胆儿,XX那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

XX?一听就是一个女孩名。她是谁?怎么这话里好像有话?我的心一沉,真的是明显的一沉,我极力镇定,脸上装着若无其事地笑着问道,XX就是XXX(我男朋友名字)的女朋友吗?那阿姨说,啥女朋友,婚早都订了,就快要结婚了。我赶紧扶住墙,觉得自己要瘫倒了。拼尽最后一丝力量挤出笑又问了一句,XXX刚毕业呢,还不到结婚年龄呢,怎么能结婚啊?阿姨说,咳,人家要去美国结婚呢,那里不管年龄。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又回到了屋里。我坐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等我有点意识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有点暗了,夕阳的光穿过窗户透过来,万分凄凉的感觉。我哭了起来。

我一定要找他问个明白!为什么要骗我!心痛参杂着悲愤,我冲下楼,到公话亭给他打电话。我当时想,如果他给我的是假电话号码,那我就把他房子里的东西全砸了。还好,电话号码是真的。他接的,一听是我,语气非常不好,不是让你不要打电话吗?!我大声问,XX是谁?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我说,你马上给我过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过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发抖。

不到半小时,他来了。第一句话就是,你听谁说的?我说,你甭问这个,你为什么骗我?他叹口气,走过来想搂我,我一下子闪开了。

接下来的具体情形我不想说了,不愿再回忆那一段了。总之据他说,那个女孩是他的青梅竹马,两家父母关系特别好,早就给他们订过娃娃亲,那个女孩也特别喜欢他。几年前,女孩一家去了美国,但一直保持联系。后来他大二的时候那个女孩回国了一次,向他表白了,可是他知道自己对她没那种感觉,但是当时也没忍心拒绝。接着他的父母知道了这事,就软硬兼施让他答应女孩。而他也很想出国。在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下,他同意和她订婚了。然后他开始准备考托福,而女孩的父亲就开始帮他办到美国留学的事宜,一切都很顺利,只等他毕业了就可以飞美国去和未婚妻团聚结婚了。他认识我的时候,刚考完托福不久,成绩不错,正是踌躇满志,怪不得我觉得他非常意气风发马上就被他迷住了。

我愤愤地问他,既然你有未婚妻,为什么还要招惹我?他定定地看着我说,因为,我喜欢你。就这一句话,顷刻间,就差不多瓦解了我心中所有的怨愤。我喃喃地说,那你也不应该不跟我说实话,不应该和我发生关系。他说,那天我告诉你我们不可能的,但是你突然变得那么主动,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而且,他又补充说,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不是很爱我,因为你不肯给我,只有到那一刻我才知道你是真的爱我,我觉得自己幸福得要死掉了。我又问,那你为什么回北京前不告诉我?我们俩说这席话的时候,之前发生了一些事,他正抱着我,听我这么问,他的手臂收紧,勒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耳边听到他说,我舍不得你,怕告诉你了你就不理我了,我想骗你一天是一天。

唉,那时候真是傻。明明被他骗,但他这么说了,在我听来这种欺骗似乎也是爱的一种表现。哈哈,多可笑,女人真是喜欢做梦的感情动物。

我不知道别的女人怎样,反正我特别依恋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他让我等他,说他到了美国后会想办法把我也办出去,然后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他说他早晚会离婚的。其实在内心里,我不相信他这话的,但是我告诉自己,要相信他。至于将来,我不敢想。

他20天以后就要走了。我又向公司提出补请几天假,处长很不高兴,不给我补假,我给他搁下了三个字:随便吧。就挂了电话。我知道我极有可能会没了这份工作,但是那算什么,我不在乎。

剩下的时间里,我们天天在一起,他好像也豁出去了。甚至有一次他还把我带回了家。那天我发烧了,中午的时候,烧到38.7度,他背我下楼去医院。我趴在他背上,听着他急促的呼吸声,忍不住就哭了起来,为什么我不能永远这么幸福?!他似乎也很难过,打点滴的时候,他一定要抱着我,当时注射室里很多病人,我很不好意思,但他不管,就那么一直抱着我。打完点滴后,他背我上了出租车,然后跟司机说了一个地址,陌生的。我问,去哪里呀?我摸摸我的额头说,去我家,让我妈给你熬姜汤喝。我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他笑了,说,乖,不用这么紧张。

到了他家,他还是背我上楼。他妈妈一个人在家,看见我,好像也没怎么吃惊。看来是知道我们的事了。这点我真没想到,没想到他会跟他妈妈说。喝完姜汤后,他让我在他房间里睡一会。迷迷糊糊间听到客厅里有吵嚷声,我迷迷糊糊地想,可能是因为我们的事在吵吧。等我醒来的时候,他坐在床边看着我。我送上一个笑容说,我们回去吧。他说,好。我们出门的时候,他妈妈递过来一个保温壶,我低着头说了谢谢。他妈妈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晚上,他的手机响了。他看到号码皱起了眉头,看了看我,但是还是接了。我的直觉是他未婚妻打来的。那边好像在问他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在干什么?他一直皱着眉,但语气控制的还好,没显出不耐烦,只是有点冷淡。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直接地感觉到那个女人的存在,第一次直接地认识到,我在和别人的老公在一起。我以为自己会内疚,但是没有。如果说我抢了她老公,那她何尝不是利用身份优势抢了我的男人?

生活中没有奇迹。20天以后他按时出发了,事情没有任何改变。我没有去机场送他,因为他父母会在。分手的那一刻,突然有一种感觉,我们是永远失去了。我泪如泉涌,他抱着我也哭了……

第二天,我也回到了我的根据地。我居然没被开除。几天之后我知道,是公司分管我们科室的X副总(X是副总的姓)保住了我的饭碗。我的直接头头打报告说我无组织无纪律,这种员工不能要。那位副总说,这个年轻人我有印象,技术上有潜力,再给她一次机会吧,年轻人难免会毛躁。

我知道的那天下班后,我直接上了副总办公的那层楼,在楼梯口等他。等了好久,才看到他和秘书走了过来。我鞠了一躬说,谢谢您。他看着我,脸色有点严肃,然后没说什么就进了电梯。后来我才知道自己这么做真的很幼稚,那个时候我不懂处理人际关系,其实我一直都不太懂。

当时只是想,X副总的眼睛真是可以用深邃来形容了。其实他只有30多岁,一表人才,妻子是市里重要领导的独生女。我真是不解,他作为一个“海龟”,需要用联姻来提升的事业吗?别告诉我他们之间有真的爱情,我不信。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不再用美好的眼光来看世界了。

我那个男朋友去了美国后,过了几天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你还好吗?我哭了,不好,很不好。他说,乖,别哭,等我。我问,你真的会离婚吗?其实后来我知道这句话真不应该那时候问的,唉,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懂怎么和男人打交道。我只会给他压力。当时他停顿了一下,才说,会的。

一个月后,我们开始在msn上聊天,一般在他的白天我的晚上。我知道他晚上不方便,心里很不平衡,就总想跟他闹。有的时候故意不上线,让他着急;有的时候他的晚上我就给他发E-mail说自己病了要死了,让他担心……21岁的我确实不成熟。

这种不成熟的表现缘于内心的极度茫然和惶恐。没人能真正理解,包括他。我自己都难以形容那种心情。甚至对自己都有极深的厌恶感。

他一直不肯告诉我他在美国的电话,这一点让我对他开始了怀疑。大概他离开的两个月后的某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着说着,我听到他那边有开门的声音,然后他匆忙地说了一句,就这样吧。然后就挂断了。这一次又是让我直接的感受到了那个女人的存在,不过这次在他身边的是她。

当时突然觉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我想大喊,想大哭,想大闹。那是个秋天的晚上,我冲出门,天已经很凉了,路上没几个行人。我跑了起来,跑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疯狂的跑……城市的夜晚,我只能这样发泄。最后,我精疲力尽地倒在了地上。我闭上眼睛懒得动。突然听到有人问,你怎么回事?我心想,不会是流氓坏蛋吧?睁开眼睛,却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眼睛,只是这双眼睛没平时那么严肃了,还透着一丝关切。我口齿迟钝地叫了一声,X副总。

他不说话,向我伸出一只手,我握住,那双手臂非常有力地就把我拽了起来。站稳了才发现,原来我不知不觉间居然跑到了公司大门口。

我低声说,谢谢副总。他皱着眉看着我,过了一会才说,跟我走走。然后就转身往前走。我看看周围,没车子?他没回头,却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说,今晚加班,只是出来透透气。我“哦”了一声就跟在他后面走起来。走了大概有10多分钟,已经离开公司一段距离了。他突然问,你,准备纵容自己到什么时候?我哑口无言。他停住脚步,身影在路灯下拉的很长……(未完待续)

(欢迎来电讲述您的故事 647-282-2188)

收藏

发表评论

http://newstar.superlife.ca/wp-content/themes/m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