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元凯( 174 篇)
1 2 3 4 18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叶元凯)我们家有一个老保姆,还有个老佣人。老保姆就是贱内,老佣人就是鄙人。 我们50年代大学同学,毕业后响应号召,支援内地,从上海来到陕西黄土高原当教师。1957年领导号召多提意见,我想起路过济南,看见车站月台上卖花生米的小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今年我们老两口的生日集中在7月,老太在前,老头在后,前后相隔4天。国内外的儿子和侄女以及孙辈总共十来人纷纷发来祝贺的电文和短信,我们内心感到温暖,同时意识到又老了一年,进到离90这个高阶只差一、两年了。 考虑到我
  • 【图:我和热心帮我推车的女警察合影】 (星星生活/作者:叶元凯 )这天是Shopper药房的优待老人日(Seniors’ Day),打折扣20%,我驾scooter去购物,可是因电量不足出了问题,不到一半路就开不动了,我只好推着。路上不少人示意关心帮助,有的特意从街道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Kenneth Wrenn,叶元凯 译)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了,让我有机会结识好些位可亲的中国老人,并给他们教些简单英语。原先是我们教堂里的一位同事教他们,可他因为老伴身体出问题难以为继,要我做替补。 好在我大约十年前担任YMCA的ESL课程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新冠肺炎疫情死亡者中,据报道以65岁以上老人为多。我们老两口年近九旬,在当前情况下,自己要做好防疫,另一方面也不畏惧,已经过人生的大风大浪,虽然在战略上要藐视疫情,但在战术上要精心细致做准备。 疫前我们每天外出
  • 【图:我们的英语学习组,右1是Ken老师】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我们老人公寓有几家中国老人,一次偶然机遇,对面公寓楼的肯尼斯先生表示愿来帮我们学英语,于是我们就成立学习组,老师每周来辅导一次,每次给我们发阅读短文和作业题,课上老师和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今年二月国内冠状病毒疫情逐步扩大,两个儿子生活在陕西咸阳,我们天天微信交流。陕西离武汉很远,但仍严格封门,小区禁止出入。隔几天组织人送菜来卖,住户从窗口用绳放下篮子,完成购买手续,隔断人员的直接交流。 记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老伴年年端午前要包很多粽子,她对粽子一往情深。 她幼年住在湖州,房子前面有一家小吃店,店主的老妈天天在房后树下包粽子。她还是个小姑娘,就站在旁边看,跟着学,慢慢也就动手包起来,所以她包粽子的历史差不多有80年了
  • default picture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随着12月的到来,加拿大人迎接圣诞假期的活动也就密锣紧鼓地展开,在基奇纳-滑铁卢(K-W)地区,年年此时,数量众多的德裔移民就要举办德国风情的迎接圣诞的展销活动,规模盛大,为期4天。基奇纳市府大厦就成了展销的会馆,人潮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老友乔治不久前衰老去世,享年85岁,我和他有近20年友情,深感忧伤。 我们2001年来到基奇纳,一位邻居邀我去社区俱乐部打乒乓球,见到好些有同好的老人,休息时乔治特地来和我聊天。他对中国的长征、毛泽东在延安的革命活动
1 2 3 4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