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元凯( 180 篇)
1 2 3 4 18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我们住的基奇纳市有一座著名的公园,维多利亚公园,距我们居住的老人公寓步行不到十分钟,这里是我们老两口经常散步的好出去。公园的塑像和碑刻显示其悠久的历史,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发展与变化。 200多年前,这力还是一片丘陵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我们住进老人公寓已经8年,和里面的老人慢慢熟悉起来。我们7楼共8家,只有我们是老两口,其他7家6男1女都是单独一人。我们儿子常带下一代来看望我们,家里热热闹闹,儿子帮助解决电脑、手机的技术问题,其他7家很少有家人来往,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这是一座位于基奇纳教堂街(Church St)的老人公寓,我们在此已经居住生活了8年。 这条街很有特色,一是地势全城最高,在一座小丘的顶上,有4条街路通向两边,坡度有急有缓,但长度都只有150米左右。老伴心脏不佳,下坡没有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我和老伴2001年来加拿大探亲,此前一年我们的小儿子移民到基奇纳。为了接待我们,他买了一辆开了十几年的二手车,恰好朋友住的连排屋里一家要搬走,急着想把原住屋脱手,儿子也就贷款买了下来,加上邀我们来探亲,大家都说他一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加拿大的很多城市都有国王街和王后街,大概都是移民北美的盎格鲁撒克逊子民怀念和崇敬王室的思绪所致,表达“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基奇纳-滑铁卢(K-W)地区的国王街从北向南、王后街从东到西贯穿全市,都是最长的街道,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我患高血压几十年,每天服药一片,医生每次只给3个月的量,前些天药快完了,去离我们公寓40米的诊疗所挂号取药,高血压的药是不能断的。 疫情期间,诊疗所规定严格,挂号值班员带口罩、面罩,手不接我的医疗卡,经她演示,我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叶元凯)我们家有一个老保姆,还有个老佣人。老保姆就是贱内,老佣人就是鄙人。 我们50年代大学同学,毕业后响应号召,支援内地,从上海来到陕西黄土高原当教师。1957年领导号召多提意见,我想起路过济南,看见车站月台上卖花生米的小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今年我们老两口的生日集中在7月,老太在前,老头在后,前后相隔4天。国内外的儿子和侄女以及孙辈总共十来人纷纷发来祝贺的电文和短信,我们内心感到温暖,同时意识到又老了一年,进到离90这个高阶只差一、两年了。 考虑到我
  • 【图:我和热心帮我推车的女警察合影】 (星星生活/作者:叶元凯 )这天是Shopper药房的优待老人日(Seniors’ Day),打折扣20%,我驾scooter去购物,可是因电量不足出了问题,不到一半路就开不动了,我只好推着。路上不少人示意关心帮助,有的特意从街道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Kenneth Wrenn,叶元凯 译)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了,让我有机会结识好些位可亲的中国老人,并给他们教些简单英语。原先是我们教堂里的一位同事教他们,可他因为老伴身体出问题难以为继,要我做替补。 好在我大约十年前担任YMCA的ESL课程
1 2 3 4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