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元凯( 121 篇)
1 2 3 4 13
  • (图:美丽的成年加拿大鹅)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我们在附近的维多利亚公园里散步,到处能看到一种动物,它有点像鹅,但是会飞,也没有国内的鹅那么高大;又有点像雁,但比雁肥大一些。后来知道它的正式名称是加拿大鹅(Canada Goose),是北美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老伴今年84岁,幼年就学会包粽子,老年才开始大张旗鼓。 她小时生活在浙江湖州农村,她家屋前是一家小吃店的后院,一位老太太成天在树下包粽子。她常站在一边看着玩。后来有了兴趣,就跟老太太学,这就为一辈子的包粽子功夫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母亲节前夕,公寓布告栏里贴出布告通知,星期四在我们老人公寓一楼活动室举行草莓联欢会庆祝母亲节,并欢迎任何人前来。不过我还是拿不定主意是否去参加,因为我不是母亲,只是母亲的伴侣。老伴要我打消顾虑,她说“没有父亲,
  • (图:社区义务理发的布告和社区管理员给我老伴理发)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头发长了要理,年纪大了老了,仪表还是要求整洁。我们附近街上就有理发馆,收费是男15元,女20元,这是一般理发馆的价,高级的女士理一次约50加元。我们老人要求不高,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自古以来,冬天是穷人最难熬的季节。古语云“民以食为天”,吃饱肚子是活命第一条件。笔者生活在安省基齐纳-滑铁卢地区,观察发现加拿大社会解决这一问题渠道是多方面的。 首先,多个社区设有食堂,全年每日供应一餐,从不停
  • (图:老人们欢聚一堂) (图:老伴和义工合影)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2017年新年前夕,我们所在的老人公寓安排了一次聚餐庆祝圣诞和新年。活动由市房管所提供支持,安排在我们公寓的活动室举行。虽然节日期间有些老人被接回去团聚,但还有
  • (2002年我家的三子两孙,摄于陕西咸阳街头。作者供图)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我们家有三个儿子和五个孙儿、孙女。他们的出生和成长都和当时的形势和社会状态息息相关。 老大出生于1960年底。当时正是“大跃进”后的困难时期,他幼儿时没有喝
  • (图:离我们公寓不远的浸礼会教堂)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老友沃尔特给我们送来两张他们浸礼会教堂(Baptist Church)圣诞音乐会的入场券,我们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也是体验加拿大人宗教生活的好机会。 音乐会晚7时开始,我们准时到达,接待
  • (弟弟品尝杨凌蘸水面)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今年5月我和老伴返回中国,先在工作了一辈子的咸阳休息倒时差,再回南方老家看望亲友。但,短短5个月经历了喜和悲。 两个儿子和媳妇在咸阳迎接我们,我们回到了老窝,4年没有住人尘土布满的房间被打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叶元凯)在今年的7月1日,加拿大的国庆日,我们搬进了期待已久的老人公寓。我们的生活又展开了新的一页。 自2001年到达加拿大,我们一直是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我们老两口在日常生活事务上出点力,同时看着孙女孙子诞生、成长,享受
1 2 3 4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