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婳( 112 篇)
1 2 3 4 12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我一直很喜欢两个词:聪慧和纤细,可惜从来无缘,自小开始我就是傻大个。这个定语冠到女性头上,没搞清楚算悲剧还是喜剧,或者悲喜叠加的闹剧。反正我这里层出不穷地上演着。 前些日子煮面条时,一只不甘寂寞的笨鸡蛋带着壳从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句古诗的描写依然契合现代人的感受。家乡的清明总是飘着乍暖还寒的雨,让人愁思平添几许。风俗是清明节前三后四(指日子)要拜祭故去的亲人。 那些天墓园是忙碌的,到处都是晃动的人影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不知道有多少老移民记得2003年夏天的多伦多那场全城大停电?这两天我忽地想起,才发现有些的细节还牢牢地刻在记忆里。 那一年我们刚刚踏上加拿大的土地,对一切还在熟悉中。年初的非典肺炎对我们的冲击非常大,因为非典我们改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前些天,我在感叹疫情一整年了,小儿子道:“那我们是不是要给疫情庆祝一下生日?”我啼笑皆非看着小家伙,感叹他真是有博爱之心。他倒是自顾自继续畅想:“我要祝疫情赶快滚蛋,然后我们就可以出去吃饭了,还有去小朋友家玩,我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十几年前,确定移民去加拿大,买好了机票,开始陆陆续续和朋友告别,有朋友神秘地说要送我很特别的礼物,“这个你一定带去,而且用的时候你一定会感激我料事如神。” 将信将疑间,我终于看到了礼物——理发器。我当时看得目瞪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我的旧家后院有大小十几棵桃树,春天来时,桃花盛开,美不胜收,朋友都羡慕不已,笑称我是桃花岛主。 我对那些桃花尤其钟爱,它们的开放意味着春天的来临,那积蓄了一个冬天的阴霾因为它们花柔润的粉色一扫而光。从它们开始出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身边的一位教友和她母亲都确诊了新冠肺炎,住进了医院,她的情况不好转入了ICU病房。消息很突然,虽然再不好的消息传递也是很平常的字眼。但看上去时字字都触目惊心,眼前老是浮现教友挂着温婉笑容的脸,不愿相信这样的事情降临她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Tee是越南移民,修理房子的勤杂工,英文里的handy man。本来Tee和我八竿子敲不到一块的,只是恰巧都生活在北美的亚裔而已。我们的认识似乎偶然又必然,必然是因为北美的人工费巨贵,童话般的房子里各种器具虽然不可以说弱不经风,
  • (星星生活专栏作者:夏婳)小时候读朱自清的文章: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现在感觉那是儿时一种奢侈的情怀。过了立春,到了春节,春天真地来临了,气候温暖的地方朋友已经开始晒各式花开了。今年的春天期待已久却又来得措不及防似
  • (星星生活专稿/作者:夏婳)去年涉及了买房卖房搬家,时间恰逢疫情在北美爆发之初,因此遇到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回头再看,依然晕头,理理分几串,先从网络说起。 确定新房子交楼日期在三月底之后,我就开始联系网络公司,约定网络安装事宜。那时疫
1 2 3 4 12